未來的未來

「哦哦這個啊,北台官方出面,澄清有心懷不軌之人想借流量明星來顛倒是非亂帶節奏引起民憤,並號召網民理智吃瓜,還有那場無聲的直播,也被在場錄製相關片段的人澄清反駁。反正你現在不是一個侮辱英雄是非不分的明星,而是一個有勇有謀、有顏值有實力的正氣低調大明星。換句話說,恭喜你啊大明星!」

她不過睡了一天,世界上的言論就徹底變了啊?

顏焱有些傻眼。

甚至還有些不相信,讓鄭榮君念相關的博文給她聽,還有那些網友的評論。

其中——

「你知道你短短一點之內漲了多少粉絲嗎?一千萬,在沒有作品沒有節目操作的情況下,你漲了一千萬的粉絲,從剛開始的幾百萬現在直衝二千萬去。哦,忘了說,這其中還有你男人的功勞,你男人給你點了贊,並轉發了北台官方的澄清。」

只是鄭榮君有一件事情沒敢說。

這兩天的熱搜格外熱鬧。

要麼秦宏被捕,要麼龍一野解約控告完媒娛樂,要麼就是……顏焱身份。。 此次仙門試煉竟出現了兩隻化神期的凶獸!

此事一出引得修仙界整個修仙界嘩然。

三仙門長老出面說明,說是試煉本身只設置了一隻普通的凶獸,卻不知為何被人替換成來化神期的凶獸。長老們也聲稱會徹查此事。

同時,同樣為修仙界津津樂道的還有此次試煉,兩個金丹修士竟越級斬殺了化神期的凶獸,雲扶月與林玄鳳因此名聲大噪。

兩人也因禍得福,突破了修為,成功晉陞元嬰,成為這個大陸上最年輕的元嬰修士之一。

其中最為人所樂道的還是雲扶月在斬殺凶獸時頓悟了劍意,使出了一招驚天動地的斬月劍。

據在場的人說,斬月劍出,天地失色,星辰震落。

外面皆熱議著此次仙門試煉。三清門內卻一片寂靜。

距仙門試煉結束已兩月有餘。

寧不顧也昏迷了兩月有餘。

據說僅有築基修為的寧不孤在仙門試煉中捨己為人,甘願為餌引開凶獸,為雲扶月與仙門弟子博得了一線生機。

確然也引來了一片稱讚。

但寧不孤本人情況並不樂觀。

那日林玄鳳找到她時,她全身皮開肉綻,滿身被鮮血浸透,已然是奄奄一息。想是被那凶獸折磨至極。

三仙門的掌門合力保下了寧不孤的一條命,可不知為何,寧不孤卻遲遲未醒。

那日林玄鳳進山洞時,明顯感受到了一陣怪異的魔氣,那魔氣並不是來自於三頭怪鳥。林玄鳳心下覺得,寧不孤昏睡不醒,恐與那怪異的魔氣有關。

但林玄鳳在與三仙門掌門彙報當時的情況時,卻有意瞞下了當時山洞中魔氣縈繞的事情。他本想私下找雲扶月問一問,但云扶月也心事重重的模樣,不肯與林玄鳳多說一句當時的情況。

眾人皆認定那凶獸是雲扶月斬殺的,但云扶月卻堅持說是寧不孤殺的。三仙門掌門雖都不信,卻也不好再說什麼,只能等到寧不孤醒后再做定論。

這一等便是兩個月……

夜風帶著細雨,散開幾圈漣漪,

狐狸看了一眼窗外,嘆了一聲。

它轉頭看向正仔細檢查寧不孤傷勢的仙人。

聽聞寧不孤受傷,仙人第一時間趕來,見寧不孤只是因為生吞了未煉化的凶獸內丹導致的煞氣爆體,仙人當場扭頭就走,硬生生回去生了兩個月的悶氣。

狐狸問他,他只乾巴巴一句,是她,自己作,踐自己,我又,何必管她。

這不,最後還是不忍心,來為咕咕渡化濁氣來了。

這臉打的,真響啊。狐狸感嘆道。

它啊,還是第一次見到仙人如此孩子氣的一面。

自從遇見了咕咕,仙人少了幾分仙人的虛無,多了幾分人性。

這也不知是好是壞……

自從寧不孤昏迷后,小雲團便日日以淚洗面,這不,哭了兩個月,小雲團已經從一團嬌小可愛的小棉花變成了一坨巨型棉花。

狐狸一邊替小棉花擰著水,一邊看仙人將自己的手放在了寧不孤的額頭上。

只見下一秒,仙人身遭縈繞起一圈又一圈的黑霧。但只一瞬,那黑霧便迅速褪色,煙消雲散。

如此往複幾個回合,圍繞著寧不孤的煞氣也淡了不少。

三仙門的掌門都以為那是寧不孤自身的煞氣,卻不知,那實際上是寧不孤吞噬未凈化的凶獸妖丹后,妖丹濃重的煞氣。

寧不孤雖保住了一條命,沒有被妖丹所帶的煞氣沖爆肉體,但卻被這煞氣困住,生生在識海中與那煞氣搏鬥了兩月有餘,故而遲遲未醒。

如今凶獸的煞氣被仙人凈化,寧不孤的呼吸漸漸平穩下來,臉色也紅潤了許多。

狐狸見狀鬆了一口氣。

仙人收回手,打量著這個五年未見的女子。

他橫看豎看,得出了一個結論:

瘦了。

寧不孤醒來時,見到的便是仙人若有所思的坐在她的床邊。

五年未見,仙人似乎沒有多少變化,他依舊一身白衣,袖邊綉著綠色的竹葉紋路,臉上縛著白綾,手腕處被鎖鏈束住。

寧不孤目光落在了仙人的手腕處,她忽然想起什麼,猛地坐起。

「仙人哥哥為何會出現在這裡?」

縛仙鎖,專錮仙人,所縛之仙,永生永世只得被困於束縛之地,不得自由。

按理說,仙人應當是出不了後山的。

為何……

看見寧不孤猛地坐起,仙人蹙起眉頭,虛扶了寧不孤一把,問道:「我為何不能在這?」

「你……」

寧不孤一時不知如何說出口關於縛仙鎖的事情。

畢竟戴上縛仙鎖的仙,一般都是犯了大錯的仙,才受此刑罰。

這對於大多數仙人來說,是恥辱的象徵。

倒是仙人看著寧不孤直勾勾的看著自己手腕上的鎖鏈的模樣,疑惑的問道:「你說這個?」

他在寧不孤詫異的眼神下,將手上的鎖鏈取下。

寧不孤:???

狐狸笑呵呵的解釋道:「縛仙鎖是束縛不住尊者的,尊者戴著它,不過是懶得取下來。」

懶得……取下來?

寧不孤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幾下,下一秒,卻被一團不明物體撲臉。

「嗚嗚嗚嗚,咕咕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

寧不孤將不明物體從臉上抓下來,看著手中似球一般的棉花糰子,問道:「你誰?」

「嗚嗚哇!仙人哥哥你快再給咕咕看一看腦子吧!咕咕不記得我了!」

小雲團哭的抽抽,它捏著一塊小布,似苦情劇中的女主一般,神色凄哀道:「咕咕,說好生死不棄,你卻將我狠心拋下,你好狠的心啊!」

寧不孤冷漠的將它一掌拍飛,抬頭卻對上了仙人若有所思的臉。

「為何要生吞妖丹?」仙人問道。

寧不孤聞言微微一笑。

「一個築基期的修士能殺了化神期的凶獸,誰都不會相信的。」

仙人不解。

「你是,金丹後期,如何不信?」

寧不孤自知仙人指的是她的魔功乃是金丹後期。她有些無奈,果然仙人對人界的修仙所知甚少。

不對。應當說,仙人對如今的世間道所知甚少。

否則也不會毫無忌憚的指點一個魔修。

一個對世間知之甚少,對魔毫不介意,縛仙鎖也鎖不住的仙。甚至……寧不孤看向正安慰著小雲團的狐狸。

甚至他身邊一隻毫不起眼的狐狸也是個深不可測的妖。

他的身份,到底是什麼?寧不孤垂下眼瞼,淡淡道:「仙人哥哥,在這個門派裡面,是容不得異類的啊。」

「若他們知道我修魔,我定會沒命的。」

仙人微微一怔。

半晌后,才聽的仙人道:「以後莫要這樣了。」

「若有人容不得你修魔,要加害於你,吾便讓他消失。」 楚瀾說道,「這是皇室貴婦用的……其實,你知道的,我這人一般不太會改變自己的喜好,這款香水氣味非常好,但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說起來,更會是一種身份的象徵,我只是一介商人,還是保持原樣吧。」

厲景霆眼底泛著一層晶瑩的光,「是,我知道,你一直都這樣。」

楚瀾換了個話題,「你和安然,什麼時候辦婚禮?」

結婚有段時間了,也沒見他們舉辦婚禮。

厲景霆看了眼遠處,似乎有些難以啟齒,「下個月就辦婚禮,安然她……懷孕了。」

楚瀾怔了下,懷孕?對,結了婚懷孕很正常,人家才是夫妻,自己着什麼急,「恭喜你,厲阿姨應該高興壞了吧。」

厲景霆一聲苦笑,「是,我媽很開心。」

楚瀾心中五味雜陳,方碧晨慫恿顧驍換掉了她的檢查結果,逼得她不得不跟厲景霆分手,「景霆,其實我……」

我不是不能生育,我能生的!可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難道要她破壞人家的夫妻感情,把厲景霆搶過來嗎!許安然也是無辜的,她不能去傷害一個無辜的女人,況且,人家還懷孕了,再說了,厲景霆已經跟許安然結婚,誰知道他是不是已經愛上許安然……

楚瀾擠出一縷笑,「挺好的,恭喜你,又要做爸爸了。」

「謝謝。」厲景霆盯着楚瀾,眼底透著歉意,「對不起。」

楚瀾笑了笑,「有什麼對不起的?你結婚生子這不是很正常的事嗎?」把話題轉移到香水上,「這款香水是限量款的,因為材料太難得,所以每年生產的數量有限,對亞太地區不會有太多的量。」

厲景霆說道,「嗯,好,這樣吧,這款香水就作為我們公司的高端產品限量發售,其實,越是限量的,越能激發人的購買慾望,如果誰都能買得到,那就體現不出價值了。」

「你說的是。」談好生意上的事,楚瀾還是忍不住問了句,「婉兒她好嗎?」

厲婉兒有些日子沒給她打電話了,她也不方便去給婉兒打,但心裏一直惦記着那小丫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