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小馬,你們有看見第三隻獨臂蟹的屍體嗎?」陸洪問道。

「沒有,但這位大娘說,她看見一個少年一拳就把獨臂蟹給打成了兩半。」小馬在不遠處轉頭說道。

「少年?」陸洪微微驚訝。

「沒錯,就是那個小夥子!雙拳冒著火,他好是厲害,在螃蟹倒下去的時候,一腳就把螃蟹給踹到空中去,然後螃蟹就在空中煮熟啦!」一位大娘正扯著大嗓門說道。

「雙拳冒著火?不會是——」

陸洪腦海里不由地浮現出項北飛的身影來。

雙拳冒著火的少年可不多,能夠把火焰覆蓋在拳頭上,聽上去和他的疾炎很像,那麼除了那小子好像沒有其他人了。

他四處張望了一下,但沒有看見項北飛的身影,有些疑惑,這小子打了一拳,然後人跑哪裡去了?

「爸,這邊情況怎麼樣?」陸知薇現在放假,每天都跟著執法人員混,方才在疏散人群。

「你有沒有看見小項?」陸洪詢問道。

「小項?他在這裡嗎?」陸知薇疑惑地問道。

「你也沒看見嗎?」

陸洪不知為何心裡還有點小遺憾,自己居然第一時間沒有看見這小子,不過他很快就說道:「先不管了,得趕緊把這裡的情況上報……不過話說回來,為什麼獨臂蟹會變得這麼巨大?」

然而他的話音剛落下,身後忽然響起了一陣窸窣的聲音,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嘎吱攀爬著,而此時一道詭異的氣息也若隱若現地瀰漫開來。

陸洪察覺不對勁,立即轉身一看,卻發現身後原先被他擊殺的獨臂蟹身上就好像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縫,在裂縫裡有無數的小螃蟹密密麻麻地爬出來!

這些小螃蟹不過手掌大小,與方才七八米高的大螃蟹簡直天差地別,然而這些小螃蟹似乎都是從剛才的大螃蟹屍體里爬出來,又或者說——大螃蟹是由這些密密麻麻的小螃蟹組成的!

只是一眨眼,兩具大螃蟹的屍體都分解成了無數只小螃蟹,可是這些小螃蟹化作了一道道的白色的光芒,從四面八方匯聚了過來,竟然再次組成了一隻強大的大獨臂蟹。

而這一次的獨臂蟹,身上的氣息極為地暴戾強大,仔細一看,竟然達到開脈中期!

「怎麼會這樣?」

陸洪心中一驚,手中再次亮起了熾熱的火焰。

他萬萬沒有料到會發生這樣的異變!

獨臂蟹在成年之後向來只是御氣後期的實力,它們的個頭頂多也就是一米多而已,然而眼前的獨臂蟹已經超出了所有人的理解!

它竟然成為了開脈中期的荒獸!

「快!把剩下的人群都給帶出去!」

陸洪察覺到情況不對勁,立馬大喝一聲,朝其他執法人員揮手下令,而他則是沖向了那隻荒獸!

重新凝聚起來的獨臂蟹在猛地地咆哮著,它的個頭已經暴漲到了十幾米高,比原先還要誇張,就像是一座大山,落下來的陰影讓人驚懼。

它的眼睛呈現紅色的光芒,暴躁而狠戾,在不停地打量著四周,因為剛才大街上很多人群都疏散出去現場,此時所剩下的人也不算太多,但它似乎是看見了樓里有一個人,憤怒地發出一聲尖銳的嘶鳴,然後揮出鋼鐵般的大螯,砸向了那棟樓!

轟!

大樓一下子被轟出了一個大洞,裡面傳來了一聲尖叫,有一個小女孩驚恐地躲在書櫃後面。

這小女孩看樣子嚇壞了,家裡也只有她一個人,剛才以為危機解除了,執法人員還沒有來得及每家每戶去疏散人群,就忽略了躲在屋子裡的小孩。

「吼!」

獨臂蟹巨大的嘴巴里吐出幾個白色的泡沫,然後伸出大螯正要將那個小女孩給抓起來,這個時候,陸洪已經迎了上去,一拳轟在了大螯上!

然而這一次他的拳頭並沒有將獨臂蟹給擊潰,甚至連它的殼都沒有被打破,相反他自己的手臂還受到了一股劇烈的反震力,一股妖異的力量從大螯上轟過來,把陸洪給擊退了出去!

陸洪撞在了牆上,把牆直接撞出一個大洞。但他畢竟也是個開脈中期的武道者,很快就穩住了身形,沖向了那個小女孩,一把抱住了她,然後縱身一躍,朝著地面落了下來。

「帶她去安全的地方!去找支援!」

陸洪把小女孩扔向了陸知薇。

「爸你要小心點!」

陸知薇連忙閃身飛起,接住了小女孩,急切地朝自己的父親喊了一聲。她本來想要去幫忙,但眼見這隻荒獸已經擁有了開脈期的實力,那氣息極為強大,遠遠不是她能夠抵擋的,當下也沒有逞強,立馬帶著小女孩就往後退。

她一邊往這條街外面跑,一邊還擔憂地回頭去看自己的老爸,但是她剛回頭,就看見獨臂蟹揮動起巨大的蟹螯砸在了陸洪身上。

陸洪再次被掃飛了出去,撞碎了公交站的站牌。

「爸!」

陸知薇急切地停下來。

「我沒事,你快點去把其他人帶離這個地方!」

陸洪擦了下嘴角溢出的血跡,身上再次爆發出一股爆裂的火焰,整個人如離弦的箭,高高躍起,沖向了獨臂蟹。

「這荒獸怎麼會這麼強?」

陸知薇急切地抱著小女孩往外跑,她很擔憂自己的父親,儘管她父親也是開脈中期,但明顯這隻獨臂蟹的防禦力還是要更勝一籌。

平常在九州領土內基本沒有出現這樣大的動亂,荒獸襲擊城市的事件四年來更是沒有發生過。

尤其是這裡離荒獸邊境還隔了上千里,即便有獸潮突破邊境,也是靠近邊境的城市先被襲擊,而這裡屬於內陸安全區,從未被荒獸侵襲過。

內陸城市裡能夠站出來作戰的S級武道者非常少,因為武道者都是要去域外荒境獵殺荒獸或是在邊境當一個守衛者。在城市居民區根本沒有荒獸可以獵殺,壓根就用不上武力,都是文道者居多,武道者不會長時間在內陸城市,這就導致了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在短時間內,這條街道附近竟然找不到幾個開脈期的武道高手來!

現在一發生動亂就是開脈期的荒獸肆虐,這裡又不是學校,隨處都可以拉到一個實力強大的煉神期教師來兜底,學校也遠在千里之外的邊境那邊,不可能馬上趕過來。

她需要去找幫手!

——

(今天更新三章!嗯……得找個加更的理由,那就……為長得帥的讀者加更吧!)。「香香,有危險了!」蘇白喃喃一句,神情有些緊張。

「什麼?」一旁的黃婉兒距離最近,聽到了這句話,也趕緊問了一句。

經過幾天的相處,黃婉兒對這個天真可愛的小丫頭也是十分喜歡,現在聽到對方有危險,自然是十分緊張。

柳虹月聽聞,也是緊張的湊了過來,這個世界朋友是一個很罕見

《全球競技場:勝者為王》第三百二十一章重回豐都城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最新章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全文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txt下載、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免費閱讀、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與子歸

與子歸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世界進化中、開在橫濱的異世界餐廳、山海經種植攻略、拿錯劇本的庫洛魔法使、

。 霍剛沒有跟他們打招呼,但是這些普通突厥人卻似乎都認識霍剛,霍剛從他們身邊離開的時候,這些突厥人都遠遠的紛紛向霍剛他們這一隊人馬行禮。

對於這些普通的突厥人來說,霍剛此刻在他們的心目中就是神仙,就是長生天的化身,因為整個孔雀海已經徹底乾涸了。圍繞整個孔雀海生活的同羅部不知道有多少牧民去孔雀海裡面看過了。

僅僅幾天的時間,乾涸之後的孔雀海就已經被太陽晒乾,裡面的很多魚類都已經徹底的死亡,但是這些死亡的魚類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多,原本在湖面聚集的鳥類也都紛紛離開了這裡,不知道飛往何處。

對於周圍的牧民來說,如果說不憂心是假的,因為孔雀海的水源養育了周圍的草場,如果不是孔雀海的話,這些草很快就死亡,而他們賴以生存的地方自然也沒有了。

這也是他們紛紛信仰霍剛是長生天的原因,因為是霍剛讓孔雀海乾涸的,所以他們只能相信霍剛可以讓孔雀海再一次變得繁榮起來。

跟路上遷徙的同羅部主部打聽了一下,果然,明月他們並沒有隨著部落遷徙,負責遷徙的人是阿木都,其實霍剛並不知道阿木都就是阿史耶的兒子,因為霍剛問都沒有問過。

只是現在的阿木都跟當初的想法完全已經變了,對信仰薩滿教的突厥人來說,長生天就是一切意志的化身,而霍剛是長生天的化身,那霍剛就代表著神靈,既然阿史耶冒犯了神靈,那麼他回歸長生天也是正常的事情了。

更不要說,霍剛給了阿史耶一個體面的死法,在那樣類似於決鬥的對決當中,即便是阿史耶死了,阿木都也沒有辦法報仇,因為這是阿史耶跟霍剛約定好的,如果他報仇的話,他會被所有草原上的人看不起。

雖然看到霍剛的時候,阿木都還有一些彆扭,但是他確實已經放下了報仇的想法,而且……就算是他想報仇,如果說之前他也許能號召一部分人的話,現在他就完全沒有辦法號召任何一個人了。

我現在留下來,只是想看看他到底如何讓我們同羅部的人過上更好的生活的!阿木都是這樣說服自己的,所以在明月他們要針對伊吾國的時候,阿木都自告奮勇的接過了遷徙的工作。

甚至他還有另外一個變態的想法,他想看看霍剛是不是真的不在乎他還是假的不在乎他。

霍剛自然不知道阿木都的想法這麼多,在跟阿木都打聽完畢明月他們的位置之後,霍剛就直接率領騎兵前往了伊吾國。

伊吾國距離同羅部主部所在的位置其實並不遠,大約三百多里而已,以紅雲的速度,全速的話,甚至兩個時辰就可以趕到。

不過公孫林他們的馬匹雖然比紅雲稍微差一些,但是因為公孫林他們都是全副武裝,所以馬匹負重自然要比紅雲要多,為了照顧他們,霍剛準備第二天趕到伊吾國外明月他們所在的部落就而已了。

只是讓霍剛沒有想到的是,霍剛晚上紮營的時候,他的腦海裡面玉門之靈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檢測到伊吾國歸降,目標第一次完整滅掉一個國家,獎勵可自主選擇完全適應領地氣候的植物種子一份。」

霍剛愣了一下,第一次完整滅掉一個國家?這不對吧,樓蘭也投降了啊?難道說樓蘭已經不算是一個國家了?霍剛有些疑惑,樓蘭和伊吾都是屬於投降,他們這些國家本就是一個城市,投降自然也就相當於滅國了。

那問題是樓蘭肯定是先於伊吾的,為什麼什麼都沒有?還是說樓蘭那些人不是誠心投降的?也不可能啊,孔雀海的乾涸對樓蘭人的震撼毋庸置疑,樓蘭的投降也肯定是毋庸置疑的,或者說……樓蘭真的不算是一個國家了?

霍剛搖了搖頭,算了,不想這些了,他對這個獎勵非常的感興趣,完全適應領地氣候的植物種子一份?我靠!這可是好東西啊,霍剛第一時間就想選擇胡椒。

因為在這個時代,胡椒……真的比黃金都要貴的多!如果能大批量生產胡椒,意味著霍剛將不再缺錢,不過就在他準備選擇胡椒的時候,霍剛又想起了另外一種東西,皇竹草。

也是牧草的一種,之所以想起皇竹草,是因為上輩子霍剛本是內蒙古人,他的一個親戚就在杭錦旗專門種植皇竹草賣牧草賺錢了,所以他對皇竹草印象很深,皇竹草可以長到5米高,可想而知它的產量有多大,有了皇竹草,霍剛養殖的數量可以翻好幾倍。

就在霍剛猶豫選擇皇竹草和胡椒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皇竹草好像……不是亞洲的植物,是從其他大洲引進的。

想起這一點,霍剛的呼吸瞬間變得急促起來,他幾乎是瞬間在腦海裡面做出了選擇:「我選擇土豆!」

選擇完畢之後,霍剛整個人就屏住了呼吸,因為如果這真的可以的話……腦海裡面玉門之靈的反應似乎都變得無比的漫長,實際上,僅僅一秒之後,玉門之靈的聲音就響了起來:「選擇完畢,植物種子將在一個時辰後送達。」

「卧槽!」霍剛沒忍住,直接爆了一句粗口。

「將軍?」旁邊的霍政聽到霍剛的話,立刻疑惑的看了過來,他的手已經握上了腰間的長刀。

「沒事,一會兒有人送重要的物資過來,是一批種子,這批種子非常重要,你派人五十人將它們送回玉門關。」霍剛想了想開口道。

「是!」霍政沒有問霍剛是怎麼知道的,因為霍剛沒有聯繫任何人,不過霍剛的神奇之處,霍政已經見的太多了,他只知道自己只需要執行命令就可以了。

霍剛的心情有一些激動,如果不是突然想起了皇竹草,反應過來的話,霍剛恐怕就會直接選擇胡椒了,雖然胡椒也很好,但是即便沒有改良,領地範圍內也不是不能種胡椒。

胡椒雖然算是熱帶植物,但是實際上後世在廣西這些地方也都有種植,而霍剛所在的這個位置,因為位於天山和祁連山中間,其實這裡溫度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冷,而霍剛有了石灰岩礦,意味著後面霍剛可以燒制玻璃,大不了做暖房。

後世也許土豆就是尋常普通人家裡面的一道蔬菜而已,大家根本不在乎它,但是在這個時代的土豆,別說胡椒皇竹草了,啥植物對霍剛來說都比不上它的重要性!

。 「去其他的旅館也可以的……」草莓弱弱的反抗道,「四千塊錢能夠去很多次了…..」

林宇拉著草莓的手,認真道:「草莓,我不知道未來會是什麼樣,但是不管什麼時候,我能夠做的,就是讓你不後悔。」

「再說,學長我不是富二代嗎?富二代開房當然要找好地方。」

草莓大羞,卻被林宇拉過來進入了電梯。

總統套房在三十二樓,這裡可以直接俯瞰整個青木大學城,巨大的落地窗外,星星點點的城市燈火。

林宇用公主抱的姿勢抱著草莓,將她放到了床上。

草莓一個翻身,背靠著落地窗,笑靨如花。

她的臉充滿了幸福的笑容,不管未來如何,她都不會忘記這一天,這個夜晚,這個男人。

林宇幾步走了過來,將她逼到了落地窗前,這是一個標準的壁咚的姿勢。

草莓反客為主,伸手攬住了林宇的脖子,主動的獻出了自己柔軟的嘴唇。

衣服一件件滑落,最終兩個人影合二為一…….

第一次大都談不上多舒服,但是林宇的溫柔最終還是化解了草莓的疼痛,最終女孩子變成了女人。

……

草莓醒來的時候是第二天上午,林宇已經起床過一次了,現在睡得是回籠覺。

昨晚上的瘋狂讓草莓現在都還忍不住一陣臉紅,不過那種充實的感覺在,直到現在還讓她有些回味。

她轉過頭,看著林宇熟睡的臉龐,越看越喜歡,不由得小聲道:「老公~老公~」

有些心酸,也有些幸福,因為她很難在大庭廣眾之下喊出這兩個人,這樣對她,對林宇,對白悠悠都不好。

所以只能私下喊喊。

既是只是喊出這兩個字,草莓也會不由得感覺一陣害羞。

自己已經是小林學長的女人了啊……

這種美好的感覺讓草莓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臉,再小聲道:「老公~以後要對草莓好哦~一輩子都會草莓好,那麼草莓就會喜歡你一輩子,超級喜歡的那種。」

反正這個傢伙都聽不到吧?

然而林宇卻忽然睜開了眼睛,一臉笑意的看著她:「好的。」

草莓嚇了一跳,差點尖叫起來,然而林宇卻一把抱過她開始大手做壞,草莓身體一下子就軟了:「別…..不要~」

林宇忍住衝動,笑道:「讓你先恢復一下,只是過過手癮,親愛的草莓同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