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我……」飛飛被他氣的無言以對。

「我要休息會兒了,打了一晚上,渾身都沒勁了。」凌柯說著,眼皮已經睜不動了。

「睡吧睡吧,我去找小鴿玩。」

凌柯沒再搭理它,很快就沉入了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凌柯感到有人在拍他的胳膊,他睜開朦朧的雙眼,發現是青青。

「該起來了。」青青退後一步看著他。

「哦。」凌柯揉了揉腦袋,感覺這一覺還沒睡夠,但他還是掙扎著起身去洗漱。

孔方趴在陽台上看著外面的江景,微風吹亂了他的頭髮,陽光照的他睜不開眼睛,但他還是撅著屁股,一臉享受地曬著日光浴。

「走了!」凌柯回頭沖他喊了一聲。

「哎,來了!」孔方站直身體,屁顛屁顛地跟了上來。

段天皓準備了一桌豐盛的菜肴,偌大的宴會廳里只有他們三人和段天皓,衛凱並沒有陪同。

段天皓說道:「我讓衛凱給基地外的兄弟們送飯去了,要我說讓他們一起進來,咱們一起慶祝一下多好。」

凌柯笑道:「多謝總理美意,我們不會久待,那麼多人進進出出的,會給總理添麻煩,吃完飯休息一會兒我們就該回去述職了,以後有機會一定再來拜訪。」

「這樣啊,那真是可惜了,我都還沒盡到地主之誼。」段天皓一副很遺憾的模樣。

凌柯等人吃著飯,和他打著機鋒,很快,午宴就結束了。

段天皓和三人又聊了一會兒,臨走的時候,凌柯故意問道:「段總理不介意我們四處看看吧?」

段天皓一愣,說道:「當然不介意,需要我找人給你們帶路嗎?」

「哦,不用麻煩了,我們就飯後散散步,消消食,隨便晃晃就回去休息了。」凌柯隨意地說道,銀質的面具遮擋了他的臉部,段天皓看不見他的表情。

「好好,那你們隨意,有需要就叫我,我在八樓的總理辦公室。」段天皓說著就告辭離開。

「他是不是太好說話了?」孔方都注意到他有些奇怪。

「確實。」凌柯看著他離去的背影,走廊上也沒有其他人,段天皓真的放心他們隨意溜達嗎?

青青瞄了一眼樓道的方向,問道:「我們下去嗎?」

凌柯率先往樓道走去,說:「先別管他了,走吧。」

三人順著樓梯一路下到六樓,這一層黑乎乎的,也沒有點燈,奇怪的是,這一層本該有電梯的地方竟然是一堵牆。

凌柯打起手電筒,看了看那堵牆,哼道:「果然有貓膩,電梯根本就不在這一層停。」

「張琪姐說下面是一個個小牢房,就算電梯不停,樓梯卻還是相通的,段天皓就不怕有人誤入這裡嗎?」

「大家小心點,跟在我身後。」凌柯凝神戒備,打著手電筒照了照前方的道路,這裡和上一層相比少了綿軟舒適的地毯,天花板上有燈,但都處於熄滅狀態,手電筒光在完全黑暗的環境中顯得慘白慘白的。

凌柯沒有發現異樣,於是繼續往前走,突然,他腳下一空,也不知踩到了什麼機關,只聽一陣「咔咔」的聲音,三人只覺得瞬間失重,整個人都不由自主地往下落去。

凌柯反應還算快的,一把撈住跟在他身後的青青,就施展飛行能力懸浮於半空,孔方大叫一聲,隨後哎喲一聲沒了聲息。

青青調轉手電筒,只見他們身處一個方形的坑洞中,方坑還挺大,足有五米的寬度,高度不下十米,下方是一片柔軟的沙地,孔方掉在上面倒是沒有受傷,他抹掉頭上和臉上的沙子,抬頭看著身在空中的兩人,目光有些哀怨。

凌柯抬頭看著頭頂兩米見方的洞口,發現洞口已經被縱橫交錯的鐵閘門封鎖了起來,上方隱約有人影晃動,他知道肯定是有人發現他們觸動了機關,正要過來查看。

凌柯毫不遲疑地帶著青青落到地上,然後抬頭看著上方。

「怎麼辦?」青青問道。

「別慌,靜觀其變。」凌柯冷靜地說道。

沒一會兒,上方洞口就探出一張人臉,他看了看坑底中的三人,又把頭縮回去,上方傳來一陣腳步聲,那人應該是去向段天皓報信了吧。

凌柯看向兩人,說道:「看看周圍有沒有出路。」

三人找了一圈,發現除了頭頂的洞口,四周全是水泥牆面,根本就沒有其他出路。

「看來只有上面一個出口。」凌柯話音剛落,段天皓的臉就出現在上方的洞口處。

「三位可真會溜達啊。」段天皓的聲音帶著嘲諷。

凌柯揚聲說道:「段總理,我們誤入此地,沒想到中了機關,你能放我們出去嗎?」

「呵呵,我知道你們是誰,也知道你們來這的目的,咱們明人就不要說暗話了。」

凌柯微微皺了皺眉,沒有貿然開口。

「你們是來找我報仇的吧?」段天皓不急不忙地問。

凌柯實在不明白他們三人是如何穿幫的,於是虛心求教:「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哈哈,這還不簡單,你和那個姑娘的手上都戴著和先前三人一樣的通訊器,很顯然,你們是一夥的!」段天皓指出他的破綻。

凌柯看了看手腕上戴的通訊器,自嘲地笑道:「原來是因為這個。」

「你們放心,我不會殺你們,給出的條件也一樣,只要你們為我做事,我一定不會虧待你們,否則,想必你們也聽過罌粟吧?」段天皓淡淡地說著威脅的話。

「你休想!」凌柯咬牙切齒地說。

「呵呵,別急著拒絕,給你們一天的時間考慮。」段天皓說完就吩咐手下把洞口看好。

「可惡!」凌柯怒不可遏,想不到自己有備而來還是著了他的道。

青青看他狠狠踢了一腳腳下的沙子,安慰他道:「別生氣,至少我們沒有被他下藥。」

孔方也道:「凌隊你不是會飛嘛,說不定能逃出去。」

凌柯點點頭道:「你們等著,我上去看看。」

凌柯振翅飛了上去,結果剛碰到上方的鐵欄杆,就被一道電流擊中,全身僵直之後,狼狽地摔了下來,幸好沙地足夠柔軟,否則不死也殘。

「凌柯!」青青趕緊上前扶住他,只見他雙目緊閉,渾身都發硬,看來上方的電流很厲害。

「他他他,不會有事吧?」孔方看到凌柯的面具都被電掉了,臉色也有些發青,哆嗦著問道。

青青本身的異能就是閃電,因此不懼他身上的余電,趴在他的胸口聽了聽,剛準備給他做人工呼吸,眼角的餘光就看到孔方準備伸手幫他把背包卸下來。

「別碰他!」青青大吼,然而還是晚了一步。

孔方的手剛碰到凌柯的衣服,渾身就顫抖著倒下了。

「你……」青青真不知道說他什麼好,看著兩人都被電暈,有些無語。

「啊。」凌柯倒是突然醒了過來,他揉了揉鼻子,皺著眉看向青青,有些迷糊地問,「幹什麼?」

青青鬆了口氣,指著上方說:「上面通了電,你掉下來了。」

凌柯看了看上方,然後站起身揉了揉摔疼的胳膊,看著暈倒在地的孔方問:「他怎麼了?」

「他碰了你,就這樣了。」

「白痴。」凌柯無語,他走到空地中央,抬頭看著那道通了電的閘門,一籌莫展地抓了抓頭。

孔方很快也醒了,他坐起身,感到渾身發麻。

青青對他說道:「被電的滋味怎麼樣?」

孔方苦著臉說:「怎麼會這樣?」

凌柯轉頭看他道:「你是白痴嗎?不知道被電的人不能隨便碰嗎?」

孔方據理力爭:「可是她也碰你了啊,她還準備親你呢!」

青青急道:「你別亂說,我那是準備人工呼吸,而且我的異能是閃電,什麼帶電的我都能碰,你要跟我比嗎?」

孔方頓時啞口無言,凌柯也有些尷尬,他咳了一聲,說道:「行了,別說這個了,還是先想想辦法怎麼逃出去吧。」

青青狠狠瞪了孔方一眼,孔方瞬間慫了,內心已經淚流滿面,為什麼自己一開口說話就能得罪人呢?自己到底遺傳了什麼樣的體質啊!「放心,黎望現在上頭著呢,一時半會不會對我失去興趣的。」沈硯星沒有去做什麼,她正滿臉假笑地跟着秦臻應付上門祝賀的親戚朋友。

「哇塞,不愧是臻姐的女兒,考上京大了,厲害厲害。」

「小姑娘有出息了……」

上門拜訪的人絡繹不絕,誇讚沈硯星的人來了一波接一波。

她的

《被迫綁定戀愛系統后》第307章愛情會讓人變得卑微 「走,跟著小白!」

看著小白的動作,葉凡就知道小白已經清楚松林首領的位置了。

他對著巫族公主和骨龍一聲令下后,一躍而起穩穩地坐在了小白的背上。

這松林太大了,誰知道還要走多久。

隨著幾人的前進,葉凡也知道了這個松林的大概情況。

和別的怪物不同,松鼠的歸屬性沒有那麼強。

他們是按照等級劃分的地盤。

最外層的是低等變異松鼠,然後是中等變異松鼠,高等變異松鼠。

越往裡等級越高,最中心的位置才是他們的王之勇士。

他們之間沒有特彆強制的管轄制度,但要是想靠近王之勇士,就必須層層闖關。

這對於葉凡來說,可不是什麼好事。

不是害怕他們,而是一波波地打過去很浪費時間。

越往裡走裡面的松林越茂密。

「叮,您已進入戰鬥區域,請做好作戰準備!」

系統的提示音響起,葉凡飛身而下。

在落地的前一刻,雷電錘已經被他緊握在手中,散發出紫色的光芒。

而在他落地的那一刻,前面出現了兩隻松鼠。

這兩隻松鼠的體型並沒有太大,只是比剛才大了那麼一號。

但明顯表情更加猙獰。

隨後又出現了三隻松鼠,五隻松鼠的眼睛發著光,怒視著闖入他們地盤的入侵者。

沒意外這就是中等變異松鼠了。

葉凡連勘察技能都沒有用,舉起手中的雷電錘沖向五隻松鼠。

而五隻松鼠也在葉凡衝擊的那一刻,舉起他們鋒利的爪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