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祝炫,我承認,我確實是怕你佔據爸媽的心,但……我還不至於假傳爸爸的話。」祝凝一看肖笑的表情,當即就說道。

她可不是什麼白蓮花、綠茶,看祝炫不爽,就明晃晃地說,可不會搞明面上姐妹情深,背後訴委屈。

「哦!這樣嗎?」肖笑不在意地應了一聲,「那你回去跟爸爸說,我不想回去。」

沒想到猜錯了,難道祝炫的心臟真是賀星淵、祝欣兩個自做主張嗎?

還是原身對祝凝的記憶太少了,不是一個優雅的背影,就是沉默的身影,都沒有真正直面過,沒有任何的判斷依據。

祝凝眉頭微皺:「祝炫……」

肖笑抬手:「祝凝,我看你也是個爽朗的人,就別說什麼勸解的話了。你不知道以你的身份,不管說什麼話,我都會往壞處想嗎?」

「行!我會如實彙報。」祝凝一滯,轉身就走。

肖笑站在原地發了會呆,準備回教室之時,旁邊出現了一道壯碩的身影。

陳胖子:「哎!我看到祝女神找你談話了。你們說什麼了?」

肖笑:「那麼好奇,你剛剛怎麼不直接過來聽?」搞什麼當面風度,背後探聽?

「不想說就算了!豎什麼刺啊!」陳胖子「哼」了一聲,沒好氣道。

肖笑沖陳胖子笑了笑,抬腳邁步就走。

「哎!等等我啊!」陳胖子一愣,連忙小跑追上。

這是祝炫嗎?怎麼這麼酷炫了?

肖笑走了一會兒,突然轉頭看向陳胖子:「小陳同學,你說我拒絕了祝女神,下一刻會不會被人套麻袋?」

陳胖子想了一下,一臉沉重地點頭道:「必須會啊!我們祝女神學習好,長得好,可A可鹽可甜,誰敢給祝女神氣受,必定要承受廣大同學的怒火。」

「祝炫,剛剛祝女神提什麼要求了?要是不太為難的,你就答應了吧!」

「雖然說你與祝女神屬於祝家的家事,但……大夥兒都是幫親不幫理的,哪會想着管不管寬了?」

肖笑扯了扯牙:「你還真是人間清醒小可愛啊!」

「過獎過獎!」陳胖子笑得見牙不見眼,「沒想到祝炫你一段時間不見,這見識見長啊!竟然能夠發現了我隱藏起來的閃光點。」

肖笑:「……」

陳胖子:「好了!不開玩笑了!你真要與祝家對着干?不對,你這是與祝、賀兩家對着干。」

肖笑也端正臉色:「我不過想活着。」

那些人都想她死,為了活着,只能是對着干。

陳胖子眼中閃過凝重,卻是不再追着問了。

……

繼祝凝找她之後,祝、賀兩家的其他人也找上了門來,只是……肖笑沒給他們面子,根本連面都不與他們見,更別說是接他們的招。

來這世界的第一天校園生活,以肖笑的總結是無波無瀾。

相比起在那「星炫閣」(賀星文給他們住的地方起的名),校園生活還更自由了一點。

因為……肖笑不需要時間注意賀星文的情緒,還能趁著這上課的時間修練。

以前的世界,就算白天沒時間修練,至少晚上還能成,而現在……晚上才是戰場的存在。

放學鈴聲響,肖笑帶着那沒有一絲長進的大腦,走出了校門。

熟悉的黑色轎車待在了熟悉的地方,肖笑正往那車走去,突然從後方駛來了一輛藍色豪車,車窗門搖下,露出了一張英俊的冷臉。

祝朔,祝家大兒子,祝炫的親大哥出場了。

「祝炫!上車!」祝朔說道。

肖笑腳步一頓:「大哥,我有人來接了。」

誰管你有沒有人接?祝朔面色一沉:「小凝沒有與你說,爸爸讓你回家去住嗎?」

「說了!但我不願意。」肖笑說道。

祝朔:「上車,你自己回家去與爸爸說。」

「現在都什麼時代了,還要當面說?我打電話跟他說,行了吧?」

說完,肖笑繞過車後面,走向那輛熟悉的黑色轎車。

她腦子有病,才會回祝家去。

到時……祝家不見得對她好,她好不容易安撫好的賀星文也會跟她鬧。

真要回祝家,也要等她實力足了再去。

祝朔沒想到祝炫這麼不給他面子,等到回神之時,肖笑都已經坐上了車子。

……

肖笑坐上車,看到了後座正處理公務的賀星文,微愣了一下,而後……朝他展開了笑容:「星文哥哥,你怎麼親自來接我了?」

「明知故問。」賀星文頭也不抬地回道。

肖笑聞言,腦子轉着該如何回話,但……沒有語言。

賀星文:「你怎麼不跟祝朔回祝家?」

肖笑:「你看到了?你怎麼不幫我?」既然不放心,幹嘛又不出現?

賀星文:「我想給你個機會。」

肖笑:?????

給誰機會?是給他一個發作的機會,給他一個綁住她的機會吧?

賀星文:「還挺乖的!」

肖笑:「……」去他媽的挺乖!

賀星文拍了拍前面的座椅,提醒助理該開車了。。

……

祝家

祝父、祝母擺了個大架式,等來等去,只等來了祝朔、祝凝兄妹二人,目標祝炫不見人影,目光忍不住地看向祝朔兄妹的後方。

「人呢?」祝父問道。

祝朔將身上的外套隨意一扔,拿起一瓶水喝了幾口,開口道:「祝炫不願意來。」

一想到自己被祝炫甩臉,他就一肚子的火。

「不願意?她憑什麼不願意?」祝父似乎不願意相信這個結果,驚異地反問道。

「阿凝、阿朔,你們有跟她說,是讓她回祝家來住,而不是只吃一頓飯吧?」

祝凝:「說了!」

「啪!」

祝父一聽,手猛地拍在了椅子上:「逆子!她想幹什麼?嫌棄祝家的名聲還不夠難聽是不是?」

「好好的祝家小姐不當,偏偏要去當一個賀家私生子的情婦。真是、真是不知羞恥!」

祝母聞言,面色也是很難看,但卻是比祝父冷靜一些:「阿凝,她是怎麼說的?」

祝凝:「她說不想回去。」

「不想?哈哈,不想!」祝父被氣笑了。

祝母:「阿朔,阿炫不懂事,你怎麼也不知道……她不願意回來,你就應該將她綁回來。」

「以前她年紀小,可以由着她任性。這都過了十八周歲了,還住那什麼什麼星炫院,像什麼樣?」

本來他們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偏偏要辦什麼生日宴會。

呵!那麼多人啊!還以為人家是在給面子,都不知道人家是去看戲、吃瓜的。

也不用腦子想想,不過是一個只執掌幾家公司的賀家私生子,就算是有幾分手段,也不可能成為賀家集團的掌權人,幾個人能看得上眼?

想要過生辰,跟他們說啊!

難道他們祝家還辦不起一場生辰宴?真是……不知所謂。

這下好了,一場生辰宴,他們祝家成為整個上流社會的笑話了。

「是我的錯,我沒想到她那麼大膽。」祝朔放下手中的水,面無表情地道。

一直當着隱形人的祝欣,偷偷地翻了個白眼。

昨天聽到了賀星淵傳回的消息之後,她就知道祝炫是什麼樣的選擇了。

想想祝炫都被賀星文寵成什麼樣了?

要是她有人這麼寵,她也不願意回到這個冰冷的祝家。

祝欣想到這裏,眼裏不由地充滿了陰霾,頭又往下低了幾分。

她明明是祝家最正宗的大小姐,既沒有被人抱走養廢,又是親生的,為什麼大哥與父母就看不到她,反而對一個領養來的那麼好?

祝凝不就是一個病殃子,憑什麼要她讓著,要她來心疼,她心疼自己都來不及。

祝凝你狀著身子不好,將一家人的目光都聚在身上,那要是你換上了祝炫的心臟呢?

祝炫?你一個早就該死的,為什麼還要出現在她的面前?你一個福利院出身的,就要有個窮酸樣,憑什麼比她還像個公主?

祝炫、祝凝,你們都該去死!去死!

「欣兒!欣兒!你個死孩子,就知道整天陰沉沉的。問你話也不知道接一下!」

「爸。」祝欣身子一抖,抬頭看向怒目而視的祝父。

祝父嫌棄地皺起眉:「看看你那瑟縮樣!我是能吃了你,還能怎麼的?」

「算了!就你這種樣子,也不可能說出什麼好來。」

祝欣聞言,又低下了頭,繼續當起了自己的隱形人。

是吧!既然都下了結論了,為什麼還要叫她?她就安靜地坐在一邊,都錯了嗎?

祝父見狀,磨了磨痒痒的后槽牙,眉頭皺得死緊。

祝母輕輕嘆了口氣,將話題重新轉回了祝炫身上,最後……所下的結論就是,絕不能讓祝炫再在外面丟人現眼。

要不…將祝炫趕出祝家,要不就是將祝炫綁回祝家!

前者不可行,他們祝家找孩子找了十幾年,好不容易找回來,卻又將人給趕出去,那不就是笑話嗎?

所以……唯一的選擇就是綁,硬綁回來。

……

轉眼間,一星期過去了。

經過這一星期的相處,肖笑不光是習慣了賀星文的喜怒無常,還習慣了與賀星文同睡一個房間。

實話說,有一個身材極好、長得又賞心悅目的暖床對象,真的是……嗯,咳!挺爽的事。

抱着呢,暖和不說,手感還超好!睡眠質量都好了幾分。

就是……賀星文有失眠症。每天最多睡上兩個小時,其他時候都是盯着她到天亮。

肖笑慶幸自己的心臟夠強,竟然能在賀星文那幽幽深深的盯視下,沒產生什麼心理陰影。

不過,她覺得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這一晚,肖笑正襟危坐於賀星文面前:「星文哥哥,我已經長大了,應該擁有自己的房間。」

賀星文眼眸一沉,當下就要回絕。

肖笑:「我不想成為你的新娘,我們不能再這麼下去了。」

本只是不滿的表情,瞬間被殺氣密佈。

「祝炫,你喜歡上別人了?」

肖笑感覺那句話,每一字都像化成了冰冷的劍,刺向了她的脖子,連忙搖頭:「沒有。」

回答完的下一刻,整個人都不好了。

什麼叫喜歡上別人了?這話很讓人誤會好不好?怎麼品,都像是在說她移情別戀了?

「星文哥哥,沒有喜歡的人。不過……我們真不能這樣子了,外面的人都說我是你的情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