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這位小姐,我勸你說話注意點,我們可是亞賽集團和神葯集團的代表。」亞賽集團的斯文男子冷漠的說道。

皇甫天嬋淡淡道;「那又如何?無視神都皇甫家,你們真有那個狗膽?」

「你……放肆!」神葯集團的老人氣的拍著桌子站起來朝秦淑儀說道;「秦小姐,請你管好貴公司的人,不然別怪我神葯集團不客氣,神都皇甫家又如何?我神葯集團未必會把他們放在眼中?」

聽見此話,秦淑儀心中冷笑,她說道;「不好意思,這位小姐不是我龍騰醫藥集團的人,她來自神都,正好是你口中神都皇甫家的人。」

聞言,正準備說話的羅烈心中一驚,斯文男子和老人臉上也是劃過一抹驚懼之色,這女人竟然是神都皇甫家的人。

神都皇甫家的人怎麼在這裡?

「呵呵,好一個神葯集團,竟然不把我神都皇甫家放在眼中。」皇甫天嬋一臉冷笑的站了起來,說道;「你們這話我皇甫天嬋記住了,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皇甫家不留情面,我倒想看看你們神葯集團還想不想在天/朝國混下去?」

聽見這話,神葯集團老人的臉色已經變成了豬肝色,其臉上的肌肉跳動,一個屁都不敢放,他也沒想到神都皇甫家的人竟然就在龍騰醫藥集團,而且自己還在其面前大言不慚的無視神都皇甫家,一旦神都皇甫家因此動怒,他神葯集團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一旁,亞賽集團的斯文男子眼神中閃過一抹驚懼之色,他頻頻朝著羅烈看過去,原本龍騰醫藥集團有神都皇甫家、李重陽、韓萬里這些大佬撐腰,他們亞賽集團是不想過分得罪龍騰醫藥集團的,若不是回春集團承諾可以壓下龍騰醫藥集團身後這些大靠山,並且答應事成之後給他們好處,他們豈會如此逼迫龍騰醫藥集團?

「亞賽集團,你們呢?」皇甫天嬋可沒想輕易放過這群人。

聞言,亞賽集團的斯文男子嘴角抽搐,有些話他們躲在背後還敢說,但是當著皇甫家的面兒,給他們十個膽子也不敢說出來。

「皇甫小姐,誤會,這是誤會……」亞賽集團的斯文男子急忙賠笑,他可不想因為自己讓亞賽集團被神都皇甫家打壓,亞賽集團可不是回春集團,身後沒有強大的靠山撐腰,神都皇甫家若是想整他們並不難。

「誤會?」皇甫天嬋冷笑道;「你當老娘的耳朵是出問題了嗎?你一句誤會就想解決這件事情?」

斯文男子臉色漲紅。

見狀,羅烈假意咳嗽了聲,說道;「皇甫小姐,做事可不要太咄咄逼人了,你貌似把我給忘了吧?」

「老娘把你忘了又怎麼樣?在我眼中,你算哪根蔥?」

。 幽潭的表現落入幽百羽與幽千剎眼中,對其頗為肯定。

第二回合結束已是翌日清晨,歇息了小半日,到了下午才進行八強戰。

幽襄鈴、幽天霖、冥熵以及攏夜家族強者擊敗對手,進入四強。

最終由幽襄鈴與冥熵爭奪冠軍,一番惡戰之後,冥熵略勝一籌。

幽天霖獲得第三,攏夜家族再次慘敗。

當夜,眾人散去,翌日清晨,才開始第四輪比武。

這一輪由各族低級靈魘出戰,年歲不得超過五萬歲,幽族共派九人,幽魂魔子、幽梵龍、幽煞虎、幽烽皆在此列,另外還有攏夜孤天與虛軻。

虛軻終於突破至靈魘之境,代表虛族出戰,但實力相對較弱,勉強過了第一回合,但在第二回合的第一戰中便是落敗。

連續兩日戰鬥下來,最終由攏夜孤天奪冠,其強勢無比,一路橫推敵手,唯有幽梵龍以強悍的肉體之力給其造成了些許麻煩,但依舊不敵。

幽梵龍獲得第二,冥族強者獲得第三,幽魂魔子獲得第四。

攏夜家族終於扳回一城,重振雄風。

第五輪比武,中級靈魘之戰,十萬歲以下者參戰,幽族派了六人,幽青禹正在其中。

幽青禹的天賦極為逆天,力壓群雄,對任何人都是碾壓,如之前的攏夜孤天一般,橫掃諸敵,唯有冠軍之戰略耗時間。

冠軍之戰的對手是冥族強者,靈體蘊含七種元素之力,年歲不小,已是六重天巔峰靈魘,且祭出了黃品魔器,這是比武至今首次出現的魔器,震驚四座。

但幽青禹同樣擁有,且不止一件,逆天的天賦配上強大的寶物,毫無懸念地擊敗對手,獲得冠軍。

秦楓望著幽青禹不由心生殺意,此等天賦的強者,對於神族而言是極大威脅。

只不過對手實力極強,哪怕秦楓以真實修為迎戰,也未必能夠取勝。

第六輪,也是最後一輪比武,高級靈魘之戰!

這一戰只允許二十萬歲以下者出戰,幽族只來了兩人,幽百羽與幽千剎,出戰者正是他們。

除了三大頂尖勢力各出兩人之外,其餘勢力或有一人出戰,或是一名合適者都沒有,最終只有二十八人參戰。

此輪比武直接以第二回合形式開始,進行淘汰賽。

高級靈魘在上九層地獄中已經算得上是頂尖存在,每一次戰鬥都驚心動魄,能量四溢,引發陣陣亂流。

兩次過後,決出七人,幽族二人皆在其中。

八強之爭,一人輪空,卻是冥族之人。

最終,幽百羽艱難奪冠,冥族之人獲得第二,攏夜家族之人則是第三,幽千剎無緣四強。

親眼目睹高級靈魘之戰,對於一般的靈鬼而言算是一種福緣,可對其帶來不小的衝擊,對其修鍊有益。

秦楓見識過更為強大的對決,並不在意,卻是從中窺出魔族實力。

玄冥獄僅僅是上九層地獄之一,雖然實力相對較強,但其他幾層地獄也弱不了多少,而與幽族、攏夜家族相當的頂尖家族更有不少,可想而知,魔族的天驕、強者何其多。。 眾人面面相覷,也有不少幸災樂禍的看著賀家如何處理此事。

賀景蕭微微眯眼,眸子里滿是憤怒。

沒有長進的東西!

眾目睽睽之下,如何能偷襲?!

沈於淵乃是他國皇室眾人,縱然是第一學院,也是要給幾分薄面的。

賈錫仁看了賀景蕭一眼,這一次,是沒辦法護著賀家了。

「賀景銳不顧學院規定,休戰期間意圖背後偷襲,此次入學資格取消!」

不登賈錫仁開口,院長出面解決此事。

眼看在場地里抱著滿寶的陶知意,院長親自下場:「姑娘與這小娃娃受驚了,我學院里是不會要這種罔顧法紀的人的!」

賀景銳未曾想到自己這一次竟然還招來院長親自審判自己,當即撲通一聲跪下來:「院長,還請您給我一個機會!」

院長雙眸一眯,冷漠的氣息毫不掩飾的散發開來。

之前這位姑娘已經給賀景銳機會了,是賀景銳自己沒有把握住。

再說了,如果這一次離火盟與浮沉塔都是為了眼前這個女人而來,那她們第一學院就更不好放人離開了。

誰都想自己家裡出一個天才,第一學院雖然有賀景蕭撐場,但是還不夠,遠遠不夠!

院長冷哼一聲:「是你自己不好好珍惜,沒有什麼可說的!賀二少爺,自己好自為之吧。」

院長又扭過頭去,「從今以後,我第一學院都不會允許賀景銳再參加入學考試!」

什麼!

竟然直接失去了入學開始資格!

還是終身的!

眾人引發一輪,不少人看在賀家的面子上還吹噓了不少:「賀家也是名門望族,能夠培養出賀景蕭這樣的天才少年,對這位二少爺應該也不在話下!」

「可拉倒吧,修行也是要砍天賦的,名門望族是不少,可是培養出來的天才少年不就賀景蕭一個么?這二少爺這輩子算是毀了,只是可惜了碧血獸,以後只能在家裡頤養天年了。」

賀景銳不可置信的聽著周圍的一路弄啥呢哥,一言不發,頭耷拉著,像極了打了霜的茄子。

院長還在與陶知意笑吟吟的開口:「姑娘不嫌棄的話,剩下的比試也就不用看了。」

能夠在賀景銳的全力一擊之下安然無恙的站著,必然是個高手。

更何況剛才在後面他也聽到了玄鳳的聲音。

不論如何,今日陶知意,他都要把人給收下。

一聽到院長的話,所有人都沸騰了、

「什麼啊!這個女人這麼好的運氣!竟然讓老院長直接開口了,要知道,院長之前都不管入學考試的事情的!」

旁邊的人不屑的冷哼一聲:「你是不是傻?這女人抱著滿寶在賀景銳全力一擊之下還能安然無恙的站著,你覺得會是等閑之輩么?剛剛這個女人的契約獸好像出來活動了一下,我就看見對面的學院高層全都沸騰起來了,看樣子,這個女人的契約獸也不容小覷。」

「要我,我就算得罪賀家,也要將這個女人給收下。」

「聽說這個女人之前還在賀家做了驚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以後學院里是沒有什麼好日子過了。」

看著老院長的申請,陶知意看了滿寶一眼,滿寶原本是不在乎這的,剛才又經歷賀景銳的偷襲,對這個地方早就沒有好感了。

如果不是因為洛爺爺的事情,他也不會過來。

看著娘親看向自己的目光,滿寶點點頭:「既然院長爺爺都這麼說了,那我語娘親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這場意外輕輕鬆鬆的過去,後面沈於淵和陸玲瓏都沒有這場水花大,只能輕輕掀過。

背地裡的陶宛如看的是咬牙切齒的。

這個賤人怎麼敢的!

怎麼敢將她的風頭全都給搶走的!

剩下的人比試都比較快,不過下午就已經出了名次。

學院的老師將人帶進學院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了。

看著走在前面的滿寶與陶知意,陶宛如心裡不平衡。

憑什麼那個賤人處處都好過她!?

眼珠一轉,陶宛如又看到走在後面的陸玲瓏,瞳孔陡然一震。

這個賤人也進來了?

娘親是怎麼辦事的!

看著前面的人都往前走,陶宛如慢慢後退走到陸玲瓏身邊。

「我告訴你,之前的事情你最好都忘記了,要是我聽到有人從你嘴裡聽到了不該聽到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這話一出,陸玲瓏也來了火氣,心裡憋屈的緊。

自己從來都沒有逃出過那個圈子!

陸玲瓏深吸一口氣,身上氣勢陡然一變,身上好像冒著絲絲冷氣兒。

她看著陶宛如,慢慢開口,涼薄的話語讓陶宛如膽戰心驚:「陶宛如,我已經不是之前那個陸玲瓏了,你最好給我小心點,不然我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的。」

「別人不知道的事情,你那位好姐姐可是全都知情的,你以為你能逃嗎?」

瘋了!

全都瘋了!

陶宛如胸口上下起伏,腦子轟然一片空白。

一個小小的賤婢都敢跟她叫板,她分明才是那個該受到萬人敬仰的天才少女!

看著陸玲瓏從自己身邊擦肩而過,陶宛如眼神漸漸兇狠。

好啊,不是想要跟她鬥爭到底么!那她就看看陸玲瓏的本事。

她到想要知道,一個死人,如何讓她過不好!

……

「這裡就是你們的住宿區了,所有的東西都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房間上也有名字。」

那領頭人看向陶知意:「長老吩咐過,縱然您是孩子的母親,也不能住在一起,畢竟,滿寶是男孩。」

這話一出,陶知意身上陡然泛起一股冷意。

她還從來都沒有聽說過這種說辭。

陶宛如看熱鬧不嫌事大,扭扭捏捏走到陶知意麵前:假惺惺的開口:「哎呀,我倒是忘記跟母親說了,姐姐要是過來求學,可以把滿寶放在家裡的,母親很是願意給姐姐照顧孩子呢。」

看著陶宛如那惺惺作態的樣子,滿寶只想快點離開這裡。

「不必,滿寶已經長大了,不像有些人,表面上是個大人,背地裡還沒斷奶。」 兵冢現世,四方震動。

不僅僅是在人族的那些半神強者,就連萬族之域的那些常年不出的半皇也浮出了水面。

神族。

幾尊神王面色凝重的齊聚神皇殿面前,一臉凝重。

「皇,消息已經證實,人族東元城出現的遺迹已經確定,的確是真的,而且裡面的靈氣已經超出了我們認知的範圍。」

殿內,一位神王沉聲說道,此人正是掌管神族消息的神王。

沉寂片刻后,殿堂上那位充滿古樸滄桑感的老者出聲道,「兵冢……我不記得我的記憶之中有這所秘境的存在,興許是歲月久遠我忘記了,不過我記得當初人境出現的那些遺迹都已經被丁超那些人奪取一空,這個兵冢是當年沒有發現的?」

顯然,神皇已經陷入了自己的回憶之中,他存在的歲月過於久遠,腦海之中的記憶太多,需要一定的時間去回憶!

「稟告神皇,這個消息還無從認證,但是幽冥族傳出的消息,遺迹的真實性已經得到認證,這一點可以確保,而且我們的探子和其他萬族的半神都前往認證過,的確是遺迹無疑!」

「既然如此,那你們放手去干吧,人族的遺迹……一處造就一位神境,而且各個都是個中翹楚!即便是得不到手,也絕不能再讓人族得到這次的機緣!」神王沉聲說道。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