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鷲兄,你混過仙界,而今附體獠鷲,目力亦是不弱,薛通懷疑光球藏於障眼法陣,需查得再仔細些。」

「鷲兄熟悉仙人手法,憑你感覺,機關會設置何地」

獠鷲扇翅,示意聽懂。

它馱起薛通,兩百丈高空翱翔。

薛通看右,獠鷲看左,在稍北的片區搜尋…

「啾!」

獠鷲俯衝,薛通順勢望去,山間似有異樣!

「障眼法陣!」

兩座山峰之間的山體,微微有些異樣。

薛通立於山前,渾天鎲重重轟擊。

障眼法陣轟然爆裂開來,偽山體實為空地,左右兩側是真實山巒邊緣。

青色光球,赫然立於中央!

薛通狂喜,朝青球重戳一鎲。

「砰!」

青球震顫,淡淡紫色彩虹衝天,隨即自空中源點,四散放射開去!

彰示分鏡甬道,有人正試圖打開。

到了最關鍵的一刻!

薛通雷幕陣護住青球,坐於陣前,九宮劍雲徐徐轉動,蓄勢待發。

若道法、妙靜先到,外宗人就不至搶奪殺人。

半柱香的功夫,第一人趕到,薛通暗鬆了口氣,來的是素心副宗主紀堅文。

「薛道長,是你啊,太好了!」

紀堅文激動坐下,長槍放在了手邊。

第二人乃外宗武者。

薛通大喝:「劍陣無眼,遠離五十丈!」

那人寡不敵眾,灰溜溜遠遠坐等。

後來一人,亦屬素心宗。

但道法、妙清遲遲不見,待魘森趕到時,形勢頓變得緊張起來。

魘森幾乎毫不遲疑,立往青球一抓。

「滋~」

雷光跳躍,防護雷幕重重一顫。

「前輩是想搶薛某的發現」

薛通音調平穩,語速緩慢,發作前的最後遲疑。

「本尊看看不行」

魘森麵皮發黑,爪影陡然漲大,用力一捏!

「轟!」

防護雷幕,裂成千百道雷弧,擊中薛通的罡魔護層、和魘森體外隱隱的黑氣之上。

雷光電花一滾,消失無影。

雷幕陣僅大成之力,傷不了薛通、魘森。

「就這點破玩意,你也裝模做樣守在這」

魘森有意挑釁,就是要引誘薛通失控。

十丈外的紀堅文和素心宗長老,神情複雜尷尬,他倆聽說過薛通實力,但貿然幫忙,一旦傳言有誤,便會搭上性命。

「那就得罪了!」

一股強烈的殺氣,霎時間瀰漫開來。

不殺更待何時!

九宮劍雲瞬間擴張,嘯聲大起,薛通口吐劍訣,一抹微亮光芒,直射魘森。

千道劍影聚成一股,如巨龍飛撲。

魘森手裏,已多了把墨黑短斧,斧面粗糙,紋刻幾道淺淺金紋。

他揮斧的剎那,鬼凄嚎聲似自遙遠的星空傳來,大片黑色厲光,劈斬於劍龍之首。

薛通原地彈起,渾天鎲猛掃而出。

魘森的儲物手鐲,飛出一把巨型重刀,迎鎲狠狠斬落。

龍吟鬼嘯,劍龍急劇收縮,鬼斧厲光亦迸碎成無數光點。

薛通的鎲擊大力,彷彿撞上了一堵無形的鐵牆。

他心口一悶,雙臂酸麻。

魘森血氣翻湧,面孔赤黑髮亮,五臟六腑幾乎就要翻轉過來。

勢均力敵,兩人同時換招。

薛通識海,漂浮一枚小小的青黑鐵鎲,那是他本命法寶的神識感應,他大力爆發,二度揮鎲之際,鐵鎲亦化作一抹亮光!

鎲擊巨力,再躍升一級。

魘森暴吼,渾身披然黑色光芒,冥獄鬼斧金紋驟亮,斧體漲大,轟隆隆劈卷而出。

同樣是地級三品,魘森法器不輸。

「咣~!」

金鐵轟鳴,亂流飛滾,震撼群山大地。

甬道青球呼呼搖晃,紫光搖曳。

依舊是旗鼓相當!

紀堅文二人早已躲遠,俱駭然無語。

天人級修士,拚死爭鬥極為罕見,但魘森挑釁,薛通暴起,貌似皆早有盤算,誰都覺得穩操勝算,不懼惡鬥!

「老賊修為近乎中期,殺起來費勁!」

薛通冷哼,吞服溢火丹。

不動手則已,動手則務求全勝!

魘森的表情,九分驚訝,一分凝重,袖口嘴邊一抹,服下黑色藥丸。

薛通吞食靈丹之舉,他看在眼裏。

「住手!」

妙清的喝聲,相隔十里。

但薛通豈肯罷手,溢火丹激發真身僅需數息,很快就能要了魘森老命。

魘森同樣信心滿滿,絕對看好真武涅盤丹,此丹系其看家法寶,屬古丹方妙藥,與其功法配套絕佳,修為短時翻番,比漲三四成武力的稀罕靈丹,好了不知多少。

魘森體表黑氣泉涌!

觀戰三人眼睛一花!

山間空地,赫然多了只紅毛巨猿,暴吼如雷,手持三丈玄青鐵鎲,臂起鎲落,闇黑星雲似九天轟落。

「嘭!」

魘森體外,黑氣爆燃,鬼斧瘋長。

薛通真身之大荒蠻猿,從未遭遇敵手。

闇黑形如實質的金屬鋒芒,與鬼斧捲起的狂濤,猛烈撞擊。

撞擊點白光迸發,照亮百里方圓。

衝擊波一卷而出,削平了左右兩山!

青球劇晃,紫光四射。

光亮中一隻黑點,奔向妙清方向。

魘森見到薛通真身的一刻,心底頓一陣陣發涼,他全力對了一招,勉強撐住,再也無心戀戰。

「道姑助我,殺此凶獸!」

魘森其實不知大荒蠻猿,蠻猿年代久遠,天地尚未徹成,絕大多數真靈尚未現世,記載少之又少。

但紅毛猿的兇悍乃眼前事實,他大喊凶獸,旁人絕不會認為是信口胡謅。

妙清已非常之近!

她勸戰是擔心惹出天人級的人命官司,使中南域玄界,陷入更深的動蕩。

紅毛猿現身,妙清同樣心頭大震。

「凶獸那可是後患無窮!」

妙清研習聖屬性功法,對凶獸有一種近乎天然痛恨的本能。

……

蠻猿闊步流星,絕不放魘森逃走!

渾天裂日鎲漲至本體十倍,蠻猿高躍而起,瞬間拉進與魘森距離,輪鎲重重一拍!

整座山谷驟然暗淡,籠罩在黑壓壓的鎲雲之下。

魘森鬼斧朝天一劈,重刀亦斜斜斬出,護體魔光收縮成凝實的殼甲,捏碎四張宗師大成級防護符籙。

能再扛蠻猿一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