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噠噠噠!

血液落下的速度越來越快,血腥味撲鼻,可以想像得到,好朋友離自己越來越近了。

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從上往下,血液滴落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好朋友快要忍不住了。

王陽臉皮抖了一下,當心裡數到三時,他猛地往後退了一步。

砰!

一個東西正好從他剛才的位置掉下來,砸在地上。

王陽的雙眼是一縮,那是一把鐵鎚!

真他娘的狠啊。

幸好果斷的退了一步,不然腦袋上指定會被留下一個大窟窿。

王陽怒了,胸燈往上一照,頭頂之上赫然趴著一個人。

他面目猙獰,齜牙咧嘴,胸上赫然有一根鋼筋,將他的身體洞穿,猩紅的血液順著鋼筋徐徐落下來。

他如同一隻蜘蛛,詭異的趴在牆上,猩紅的雙眼盯著王尊。

猶如一頭怪物,他齜牙咧嘴,四肢並用,如同一個蜘蛛,撲了下來。

王陽手中石灰粉隨時準備著,見此情景,一把扔了出去。

喳!

中年男人被熱油潑中了一樣,在地上瘋狂的咆哮,瘋狂的打滾。

他迅速又爬了起來,猶如一隻發瘋的野狗,又撲殺上來。

鬼叫聲傳遍整個碧海工地。

砰!

在他即將撲到王陽身上的時候,小熊公仔突然出現,猶如一輛坦克,一把將中年男人撞飛了出去。

「小熊!」

王陽叫了一聲。

小熊公仔回頭,給了他一個「可愛」的微笑。

只是,這個微笑在他眼裡是要多詭異就有多詭異。

小熊公仔的能力就是橫衝直撞,一往無前,中年男人剛爬起來,又被他撞飛出去,根本沒反擊的機會。

王陽剛想跟上去,一縷纏滿血的黑髮突然伸出,纏上他的腳,把他猛地往後拉去。

是那個中年婦女,她又回來了。

只是,她現在的樣子很是可怕,可能是被小熊公仔撞擊的原因,她的身體就像一個被撞了無數次的鐵桶,這裡陷進去一點,那裡陷進去一點。

整個身體完全變了形。

王陽想拿石灰粉扔她,可是,距離太遠了,根本扔不到。

鬼手棒又割不斷黑髮,王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離中年婦女越來越近,黑髮已經纏上了他的身體,往他的脖子纏繞而去。

「小傑!」

王陽拿出綠色靈罐,迅速打開,無頭小孩的身影立馬泛現,脖子上瘋狂的噴出血來,如同下雨一樣。

周圍的溫度如同過山車一樣,迅速下降,陰風陣陣。

好似一頭鬼王出世一般。

無頭小孩一出來,立馬抓住王陽身上的黑髮,一扯。

黑髮被生生扯斷,王陽從鬼門關里逃了出來,大口大口的喘氣。

未等王陽下命令,無頭小孩已經撲向中年婦女,很兇猛,一對鬼爪如刀,一把將中年婦女撕成了兩半。

另一邊,小熊公仔把中年男人撞得爬不起來,身上已經是陷進去了一塊又一塊,完全沒了人樣。

王陽把胸燈往前一照,只見無頭小孩把中年婦女的鬼體撕成了碎體,血肉橫飛。

就說嘛,無頭小孩就是小樓里最凶的那一個好朋友,果不其然,小熊公仔滅不了的中年婦女,被他兩下就撕碎了。

他一出來,陰風陣陣,血腥氣瀰漫,一看就不是什麼簡簡單單的主。

把中年婦女撕碎之後,那一塊塊的鬼體化成一抹抹的流光,鑽入無頭小孩的身體之中。

「能吸取同類的力量?」

王陽舔了舔唇,無頭小孩的實力肯定提升不少。

無頭小孩把中年婦女搞定之後,立馬過去幫小熊小仔。

小熊公仔的能力是橫衝直撞,不具備滅殺對方的實力,防禦倒是有一手。

不過,被他這樣撞擊,對方也好不了那去,把對方身體撞變形,無法恢復。

這也是一種很厲害的能力了。

嘶!

鬼血飛濺!

中年男人沒有頂得了多久,就讓兩個好朋友給撕成了碎片。

他的鬼體被兩個好朋友平分,融入了兩個好朋友的身體之中。

王陽鬆了一口氣,冷汗流了一臉,要不是無頭小孩的話,他可能受傷了。

更有可能,他已經死了。

這對夫妻的怨氣真的太深了,幸好他有先見之明,把無頭小孩帶了出來。

危險指數一級……

他娘的,這是一級?

王陽坐在地上,他看到,無頭小孩的衣服有一個角已經變成了紅色。

「要往紅衣厲鬼的方向進化了嗎?」

王陽對這個還是有點了解的,好朋友也分等級,像李明那種,只會嚇嚇人的好朋友只是普通好朋友。

小熊公仔這種,算是厲鬼。

厲鬼之上,便是紅衣厲鬼!

無頭小孩的怨氣很深,一出來就已經是厲鬼了。

以他的怨氣深厚程度,想在愛心樂園消化怨氣去往往生,都不知道要多久的時間。

王陽吐了一口氣,有兩個好朋友在身邊,他很放心。

打開綠色靈罐,無頭小孩鑽了回去。

王陽撿起鬼牙棒,準備離開這棟樓,他要去中年男子一家三口的宿舍,等到天亮任務就完成了。

小熊公仔縮小,被他掛在腰包上,王陽小心翼翼的下樓,往宿舍的方向走去。

這個工地真的太凶了,他都有點頭皮發麻,他只希望天亮快點到來。

下樓的時候,小熊公仔突然扯住了他的衣服。

嗯?

王陽一看,只見他圓圓的手指向一個方向。

「那裡是有什麼嗎?」

王陽皺了一下眉頭,沉思了一下,還是往小熊公仔指的方向走去。

轉過幾個彎之後,出現在面前的是一個平地,黃土堆積,好像一個小山丘。

這裡十幾米之地沒有任何的雜物,好像是故意空出來的一樣。

「什麼東西!」

來到這裡之後,王陽的心狠狠一揪,好像被人抓了一把一樣。

夜風幽幽,帶著幾分冰涼。

一種莫名的感覺出現,瀰漫了全身。

很不好的感覺,讓他的雞皮疙瘩都冒了出來。

王陽轉動身體,讓胸燈把周圍的情況照亮。

「那是什麼?」

王陽往前一看,地上赫然是一塊石碑。

「不會又是墓碑吧?」

王陽口乾舌燥,轉身就要走。

開什麼玩笑,好好活著不好嗎?

明知道這裡是一個極凶的地方,還在這裡亂跑,那與找死有什麼區別呢?

正要離開,小熊公仔又扯了一下他的衣服。

王陽看著他,看到他的臉上笑容慢慢擴大,很是詭異。

王陽吸了一口氣,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頭上。

「找死?」

王陽沒好氣!

小熊公仔頓時軟了下來,不再動了。

王陽扭頭就走,剛走出沒幾步,又停了下來,無奈的吐了一口氣,又轉身回去,直接來到那塊石碑前。

胸燈往下一照,真的是一塊墓碑,上面還有它主人的名字。 「兄弟們,本來育文中學應該是有一個『看門老大爺的校園管理』的劇情小本。」

「那個本,就很簡單,對於新手很友好。」

「只要跟著兩個劇情人物混,順便躲避老大爺的追捕就可以了,主播的最開始經歷的也是這個本,所以想給大家做一期教學的。」

青年轉身,連帶著整個攝像頭都跟著轉了過去,產生一個巨大的廣角,整個學校的一號教學樓成了他的背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