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太極的本意是令利用悟岳除掉將臣,卻不想雷祖橫插一杠,而且五太已經沒有了幫手。

太極見事已至此,無奈一笑后,雙眼綻放奪目精光,戰意在體內升騰!

「就讓吾見識一下源自盤古大神的不周聖體!」

「如你所願!」

悟岳太極雙方同時暴起,雙拳轟然相對!

對峙期間,太極輕蔑地瞥了一眼悟岳身上的黃色光暈,嘲諷道:「不周聖體不過如此!」

說完,太極周身湧現出黑色二色,陰陽魚圖的道印在其身後越變越大!

「砰!」

太極發力,在這一拳的比拼中將悟岳擊退!

為悟岳壓陣的戰無雙提出抗議:「你犯規!只比戰技搏殺,不能用道法!」

擊退悟岳的太極看起來很高興,輕鬆地說道:「吾乃先天五太之太極,乃是一切道的總和!對你們這些生靈修士來說,需要區分道軀、道法、戰技……可對吾來說,吾出手即為道!」

悟岳知道太極沒說假話,對五太來說,不存在什麼犯規不犯規,五太連道軀都是為了方便與眾生交流而特意幻化出來的,更不用說戰技道法了。

——雖說是幻化的道軀,可爆發出的力量卻是如此真實!

感受着右拳上的隱隱作痛,悟岳在心中讚嘆不已,五太的能力絕對被低估了,太極的那一拳,完全是道之本源層面上的打擊!

這倒正合悟岳的胃口!

悟岳作為神逆的第二道身,一直以來都是給神逆助攻,很少有放開手腳大幹一場的時候,悟岳的道軀可是殺戮魔神的一半殘軀!

悟岳,同樣擁有一顆戰死方休的殺心!

「盤古之意開混沌!不周之意守洪荒!悟岳之意傲立群巔,吾為峰!看本座不周道拳!」

當悟岳慢慢抬起右拳,道出此拳由來時,所有的至強都是一驚!

一法三意!

初古時有玉京盛會,悟岳曾以一法三意衝擊皇上的一法三道!

如今,一法三意再現,成為了一拳三意!

「你強任你強,吾自不屈自強!」

不周之念顯化!升級成為不周大道!

「不周聖體,浩浩煌煌!唯吾戰體,本源歸真,真身亘古,永世不朽!」

悟岳道軀上再度閃耀着一圈圈的璀璨白光,白光與黃光交相輝映,一度壓制祖魔之巔上的氣運祭台!

此時的悟岳經過三次提升,力量已經超越了混元大羅金仙!

太極看着還在蓄勢聚道的悟岳心驚不已。

他倒不是心驚悟岳的戰力,而是吃驚於悟岳的潛力!

太極發現皇庭至強總是會爆發!這些皇庭至強們就好像沒有極限一樣,每次對戰,都會爆發出比之前更強的力量!

每當你以為將要打敗他時,他會以更強的姿態出現!

好在太極明悟不算太晚,現在必須將悟岳解決!

就在眾強皆為悟岳的一拳三意而讚歎時,陸壓!毫無徵兆地出現在了羅睺身旁!

羅睺警惕地看着這個太過灑脫的陸壓,剛才陸壓出現,他並沒有察覺!

陸壓依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他揮手示意道:「羅睺教主,你無需緊張,貧道無意與你為敵,貧道來此只是為了一件事!」

「何事?」

「想必你也知道,貧道欲以火之大道證道混元!本座已有洪荒萬火,唯獨缺少了三種異火,分別為九幽魔火、毀滅死火、造化明火!你有前兩種異火,造化明火,卻是在你夫人造化身上,若是你們幫貧道證道,此次決戰中,貧道會為你們擋下一尊至強!」

羅睺看見陸壓的笑容就知道准沒好事!

在這種情況下,能笑的出來的,除了皇上就是陸壓!

偏偏他們二位的笑容還都不一般!

雖然陸壓給出的條件很誘人,但你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才說呢!

羅睺心想要是陸壓在決戰之前這麼說,他肯定答應了,可現在,羅睺前腳剛對着漫天至強放言一戰,後腳陸壓就當着眾生面這麼說,羅睺要是答應了,豈不是打自己的臉!

若是以往,羅睺還懼陸壓三分,可是現在,羅睺自信滿滿,他還巴不得與陸壓一戰呢!

只聽羅睺高傲地說:「此事休要再提,陸壓長老想要異火,便來一戰!」

「轟!」

羅睺大發魔道神威,陸壓對此毫不介意,他給羅睺傳音道:

「羅睺,不要以為有了殺手鐧就無敵於洪荒!祖魔山下隱藏着的那東西,對付鴻鈞是足夠了,可對付五太,還差點火候!你幫貧道證道,貧道幫你證道!兩全其美之策,你以為呢?」

這話如同晴空霹靂抽擊在羅睺心中!眨眼間,羅睺的臉色變得煞白,唇邊不住地顫抖,嘴角微微抽搐。

此時的羅睺哪裏還有之前那副高傲的模樣,渾身的氣力都被抽空了,他只有一個念頭:陸壓是怎麼知道的?

那可是他精心準備的殺手鐧,從混沌時期就開始準備的大陣啊!

皇上知道了不足為奇,羅睺可以接受,這陸壓又是從何處得之的!

羅睺感覺自己的秘密全部曝光了!所有的一切都在陸壓那該死的笑容中不言而喻了!

不提羅睺如何懷疑人生,陸壓揮手打散羅睺的威壓,笑道:「羅睺教主,五太可是非殺你不可,貧道所言你意下如何呢?」

陸壓的話點醒了羅睺,他深吸一口氣,迫使自己平靜下來——就算陸壓知道了又能如何!本座的大陣,就算是陸壓也擋不住!

「好!能得陸壓長老相助,此戰,本座必勝!」

陸壓放聲大笑:「好好好!不得不說,你做出了正確的選擇,你看那太極!」

羅睺聞言看向空中的太極,臉色肅穆起來。

「陰陽之合!乾坤之分!天地之怒!宇宙之嘯!世界之太……極!」

太極的怒吼響徹寰宇,蒼穹大比上太極以此招開闢太極大千世界!

現在的太極又以此招對悟岳發起進攻!

深知太極恐怖的悟岳見此,心知已經無法繼續蓄勢,便不再積蓄力量,匯聚不周聖體之力、不周之道之力、山道之力、一拳三意的不周道拳之力,四力融合,對上那足以開闢世界的太極之力!

兩股絕強之力碰撞,發出驚天動地的巨響,萬物失聲!

餘波盪漾間散落天地,眾生皆以靈寶神通抵擋,至強失語!

太極與悟岳對碰的交點爆發出久久未散的強光,天地失色!

陸壓輕聲道:「看到了嗎?這還是太極沒有動用天道之力所爆發出來的力量!這還只是一個太極的戰力,若是五太齊出,若是五太動用天道之力,你會被瞬殺!就算你有殺手鐧,也不過是多活一瞬罷了!」

羅睺沒有說話,良久,他才問道:「是皇上派你過來的?」

陸壓岔開話題:「別說這些沒用的,你的異火啥時候給貧道?」

最悲哀的事莫過於當你自信滿滿的準備突破枷鎖,由棋子成為棋手時,才發現你依然是一顆棋子!

陸壓沒有正面回答,羅睺便明白了,就是神逆讓陸壓在決戰時來幫自己的。神逆早已料到此時此刻發生之事!

——枉本座以為能顛覆洪荒,原來,一切未變,仍在局中!雲梨眨眨眼,委屈地看一眼蘇煦,垂下頭,小聲道:「我確實沒去過宗門葯園。」

穆妍跟在垂下頭,暗暗感嘆,這倆人,可太默契了,這一通說落下來,就將她們長時間沒出現的原因歸結到沒見識,看靈植太入迷。

旁邊,安染似乎被她的話噎了一下,最後又補充一句「自己丟人就算了,還帶上阿妍」,便不

《一路渡仙》第二百七十二章竟然有安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夏皇老兒?

徐川怪異看了清蓉蓉一眼。

「怎麼,他夏皇能修為通天,執掌天下?我們便不行嗎?」清蓉蓉看到徐川眼中的神色,立刻道。

「呵呵。」徐川笑了笑沒多說。

有志氣是好的…可得給自己先定個小目標啊,比如,先賺一億顆靈石之後,再說比肩夏皇。

清風山頗為偏僻,徐川在清熙和清蓉蓉帶領下一路御空而行,清熙性子冷淡,話語不多,多是清蓉蓉和徐川交談,清蓉蓉問東問西,詢問著關內之事,徐川也隨意交談著,心中則想著旁的事…

徐川來時已經將峽明關外諸多宗門情形研究的清楚,峽明關外如今最強大的宗門是靈耀宗,其次是真火派,近來虎王宗飛速崛起,而北陽大統領這次派自己提調軍衛出關,雖然沒有明說,可徐川後來查看情報訊息時卻得知,徐鴻身邊死去的那鬼蛛洞主竟和關外一位名為「黑袍」的修士多有關聯。

這黑袍,當然只是一個外號或者假名,東河氏都未曾查清來歷,此次徐川前來,雖然主要軍命是協助軍衛斬妖除魔,可也記掛著查清這黑袍是何許人也,這怕也是北陽大統領讓他來邊關的原因之一。

而一路閑聊。

清蓉蓉也說了不少清風山的底蘊,清風山創派三千二百年,丹如今山內只有四位修士,皆是金丹修士,外加十數名普通弟子。

清熙在一旁聽著,同時也暗暗觀察著徐川的神色,長時間御空而行,和清蓉蓉交談也面不改色,顯然真元雄渾精純,絕不是普通金丹虛丹境可比的。關內不比關外,關內靈石管控嚴格,能夠有這般修為,可不容易。

「好了,安靜會兒。」在清蓉蓉還喋喋不休說著時,清熙突然打斷道。

清蓉蓉詫異看去,接著似乎收到什麼傳音,臉色變了變,便閉口不言了,還嗔怪的看了徐川一眼。

清蓉蓉突然不說話了,徐川看了清熙一眼,雖然不知道兩人傳音的內容,可那樣子卻是落在他眼裡,似乎是嫌棄徐川套她話語,徐川微微一笑也不再多說。

無人發現,這一刻徐川的眼中悄然閃過了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到了。」

無聲的飛行了近半個時辰,清熙突然身影一頓,徐川看向前方,只見前方雲霧繚繞,朦朧雲氣升騰間,隱約可見一座道家山門立於其中,山泉奔騰,宛如銀龍乍泄攝人心魄。

「這就是清風山?果然是好地方。」徐川由衷道。

清熙笑了笑,道:「那是自然,進去吧。」

三人朝著山中飛去,一路飛到山門外,這才落下,山門之後不是平坦道路,而是一座石橋,石橋兩邊掛著兩條鐵鏈,再之下則是萬丈深淵。

徐川朝著兩邊山峰看了一眼。左邊的宛如一柄劍直衝雲霄,右邊則是宛如巨手橫遮。

清蓉蓉笑吟吟帶著徐川走上石橋,清熙跟在身後。

走過石橋,青山含翠,殿宇雄峙,「清風殿」坐落峰內,雲氣環繞,時有一隻只似雕似鷹的大鳥從長鳴飛過,在空中盤旋。隱隱能見到幾位穿著布衣的弟子在其中掃地,修剪樹枝,看到清熙和清蓉蓉立刻彎腰行禮。

她們沒有進殿,而是繞過大殿,來到後面的一座座院落中,這山中院落倒也雅緻,前後樓閣鱗次櫛比,房屋眾多,進入院中,徐川頓時從剛剛的關外景象衝擊彷彿又進入了關內富貴人家。

清蓉蓉和清熙帶著徐川進了廳堂。廳堂中早有兩道身影在等候,看到徐川三人進來,還迎接過來。

徐川看著面前迎來的身影,卻是一身材高挑,著一身丹青道袍,姿容秀麗的美人,不過其鼻樑高挺,英氣十足,倒是少了幾分關內女子的溫婉,眼神中帶著欣然之色。

「這位就是三妹四妹說的道友嗎?果然儀錶堂堂,修為不凡,在下清韻,這位是二妹清珠。」聲音動人,乍聽之下,讓人頓生好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