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宮老夫人沉下臉,中氣十足的呵斥,「風雲街出來的怎麼了?我還要過飯呢!

怎麼?我就沒資格嫁給你爸,沒資格當這宮家的家主了嗎?

我教育你了幾十年,看來是白教了,

這種門第之見,不應該在我們宮家出現,

你別忘了,當初宮家是怎麼起的家,如果當初女王有門第之見,你以為會有我們宮家的今日?」

宮遠盛氣焰一下子被母親壓制下去。

「媽,我不是那個意思,再說女王那個年代早已經是老黃曆了,咱們宮家百年基業,娶的哪個又是平民女孩子了?

話這麼說沒錯,我也不是一定要有什麼門第之見,

只是這沈安安本應該是程家的兒媳婦,阿四的身份地位去撬人家牆角,我們宮家的顏面何在?

更何況,這個叫沈安安的,剛剛和未婚夫分手,就和阿四在一起了,

這到底是分手前就在一起了,還是之後,誰都說不清楚,

我不得不對這個女孩子的人品懷疑!」

季佩雲一直是賢淑知禮的典範,這時更是在母子中間勸解。

「遠盛,媽既然見過沈小姐,想必是有所了解的,你就少說兩句吧!」

宮老夫人隨即對宮遠盛擺擺手,「你去忙你的吧,阿四的事你別插手!」

「我怎麼能不插手呢?婚姻大事總該跟家裡知會一聲,再說了,他這麼一宣布,咱們怎麼面對慕家?」宮遠盛不禁擔憂。

提到慕家,宮老夫人臉上也閃過一絲猶豫。

揉了揉太陽穴,輕嘆道,「有些事,也是勉強不得。」

「當初這件事可是您答應下來的,最不應該由著阿四胡鬧的應該是您啊!」

宮老夫人沉口氣,一巴掌拍在桌子上,「那我也不願意看到我孫子不開心,找一個不喜歡的過一輩子,那不得憋屈死?」

季佩雲這一次卻向著老太太,「我倒覺得媽說的有道理,阿四是成年人了,咱們作為長輩也沒辦法什麼都管,

尤其是婚姻大事,這是要攜手走一輩子的人,總得找個喜歡的。」

宮遠盛氣怒,嗆到,「你懂什麼?」

季佩雲被吼了一句,不再做聲。

宮老夫人不耐,「都走吧走吧,讓我自己呆會!」

宮遠盛臉色也不好,沒做停留直奔出去,連早飯都沒吃。

季佩雲也滿懷心思,說了一聲便也回了自己的房間。

宮老夫人深吸口氣,拿起手機發了一條語音信息……

……

網路上已經掀起熱議的男女主角,此刻正相擁在大床上,睡的安穩。

叮——

信息的聲音。

宮澤宸摸到手機,點亮。

窗帘很暗,屏幕有些刺眼。

一下錯點,只聽宮老夫人中氣十足的一聲怒吼,「小兔崽子,把媳婦兒搞定了竟然不告訴我?」

睡眠已經淺了的沈安安被這一聲吼驚了一下。

身體一個激靈坐了起來。

「奶奶來了?」

宮澤宸急忙起身,將女人攬入懷裡。

「對不起,我剛剛錯點開了語音。」

沈安安鬆了口氣,順勢又躺回了大床上。

「嚇死我了!」轉念,騰又坐了起來,「奶奶是不是知道昨天宴會的事了?」

宮澤宸聲音裡帶著幾分晨起的慵懶,「應該是吧。」

瞬間,沈安安睡意全無。

「天啊,那怎麼辦怎麼辦?」

宮澤宸好笑的歪頭看她,「什麼怎麼辦?她老人家高興還來不及呢!」

沈安安眨了眨那琥珀色的大眼睛,「那你沒有提前跟奶奶說啊,還有你家人得到這個消息,一定很生氣吧,不然也不會一早發信息過來了。」

「老太太要是真生氣,直接開著飛機就過來了,怎麼可能只發一個信息,放心,有什麼事都有為夫頂著呢!」

宮澤宸笑意深邃,抬手在她的小臉上捏了捏,寵愛至極。

沈安安可沒有他這麼放鬆的心情。

「嘁,我什麼時候答應做你未婚妻了?」

「昨天啊!」

「昨天是因為特殊場合,我總不能不給你面子吧!」沈安安嘟了嘟嘴,傲嬌的很。

宮澤宸眯起眼睛,「這麼說,你還在猶豫?」

「嗯……」沈安安拉著長音,「確實是需要考慮一下……啊——宮澤宸,你幹嘛!」

「你說呢?居然睡完了我不認賬?」

沈安安被壓著,動彈不得。

嬌嗔道,「誰睡你了?真不要臉!」

「那是誰昨天摟著我一刻都不撒手的?」宮澤宸壓低身子,一說話嘴唇幾乎貼上她的。

沈安安別開臉,嗆聲道,「少來,這哪裡算睡了?」

「哦——」宮澤宸壞笑著拉長尾音,「這不叫睡,那小乖說,怎麼才叫睡?」

沈安安明顯感覺到男人完全蘇醒過來,不禁識時務的捂住嘴。

「說啊,小乖想怎麼睡?嗯?」

沈安安嘻嘻笑道,「沒啊,我說的也是這樣睡,呵呵。」

「嗯,不錯,認賬了!」

「你!」沈安安無語。

忽然,眸色微動,迎上了男人邪肆的目光。

眉梢眼角一抹淺淺的風情,「我要是不認賬,你準備怎麼著來著?」

宮澤徹眸色幽深,「小乖,你這是在撩我啊!」

沈安安故意舔了一下嘴唇,「是又怎麼樣?你怕了?」

「嘶——誰給你的膽子?」男人輕吸口氣,似是沒想到她的大膽。

「你呀!」

沈安安雙手勾住男人的脖子,柔軟的腰肢擺了擺,所碰到的地方早已如烙鐵般炙熱。

男人低低的哼了一聲。

「小東西,你故意的是不是?」

「什麼故意的?我只是單純的想問你問題而已,這麼不好回答啊?」

「玩兒火是要負責的!」宮澤宸磨著牙威脅。

沈安安沉了口氣,做了一番心裡建設。

靠近男人的耳朵呢喃,「聽說男人早晨的興緻特備好,是不是這樣啊?」

「沈!安!安!」

宮澤宸一字一頓,極度的隱忍。

沈安安笑的越發得意,指尖順著他那張帥的顛倒眾生的臉慢慢下移。

一點點劃過那稜角分明的鎖骨,緊緻的肌肉紋理,直到……

沈安安軟著嗓子,聲音足可以掐出水來。

眨著無辜的大眼,「哎呀,它好像……醒了?」

宮澤宸一把抓住沈安安要繼續作亂的手。

目光幽深的可怕,喘著粗氣,凝視著她。

「阿……」

「宸」字未出口,唇已經被封住……

。 「什麼時候有朋自遠方來下面一句就變成了吃好喝好然後挨頓揍了?」

黑著臉的羅恩毫不客氣的在滾滾的後背上拍了拍,被羅恩用了十二分力猛然襲擊的滾滾熊軀一震!

「哦喲喲!你個龜兒子的,居然偷襲我這個百多歲的老人家!」

滾滾齜牙咧嘴的罵着,然而想拍回來時,羅恩已經麻溜的往旁邊一竄。

「誒~你打不著~」

「我踹不死你個龜孫!」

一個熊貓人飛踢瞬間被使出,躲閃不及的羅恩屁股上狠狠的挨了一腳,飛出去十多米,一頭扎進了一堆灌木中,驚起了一陣雞飛狗跳的嘈雜。

等他從灌木叢里鑽出來,兩隻胖墩墩的山雞就被他給拎在了手裏。

「這雞兒還挺肥的,待會兒做個叫花雞怎麼樣?」

一點都不惱的羅恩腦袋上還插著幾片葉子,他提溜著山雞甩了甩,努力的咽下了已經漫到了嘴角的口水。

「拔毛處理好了用黃酒、鹽腌一下,肚子裏塞上香菇、竹筍、火腿,包上荷葉裹上泥,然後再往火灰里一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