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既然都決定這麼做了,瑞亞和她的團隊也不會再制止那些媒體挖掘那些往事,只要不打擾到她現在的家庭就好,而那些為了吸引讀者不惜寫一些扭曲事實、報道她自願當童女支的小報,公眾只會更加不忿和憤怒,只要一看到污衊她的消息,立馬就會有人寫信投訴和舉報。

紐約警察局可是有檔案記錄的,一些人脈廣大的報刊媒體就能旁敲到一些細節,然而經過一層安德里·維特的關係網過濾,他們得到的只會是向著瑞亞的好話。

她已經向安德里支付了費用,就不能浪費不用。

《洛麗塔》的爭議就始於全美家長教師協會對美國電影協會的分級發表了不滿,也對福克斯電影公司要把電影搬上銀幕提出抗議,然而最後這場爭議則是終於紐約兒童保護協會所發出的評論,這種變相支持有力地維護了電影的聲譽。

這也是在維護瑞亞,這個女孩的案件當初也是經由他們處理的。

受害者的形象也並不一定只會帶來壞處,最得觀眾青睞的永遠都不會是完美女神,有缺陷的人才能和觀眾達成共鳴。

因為有缺點才更加真實,更親民,而觀眾也能在對明星施捨同情的時候帶來心理上的滿足和快感,大小熒幕里也從來都是有缺陷的角色更受觀眾喜愛,太完美反而顯得虛偽,一旦崩塌就更是衰落到谷底,更招人恨。

但是缺點太多也就不值得被人們喜歡,所以瑞亞必須要優秀,她也確實優秀,各種元素堆疊起來,才能為她聚攏人氣。

這是肯·桑珊結合了瑞亞的所有背景和經歷設計出來的,他當然也考慮到了瑞亞的性格,其實他最開始想的還是經典的美國甜心形象,不過考慮到身世條件的影響,他最後還是捨棄了這個老美最喜歡的形象。

雖然荷里活到處都是甜心女星,但是這種類型的盛產就證明了觀眾的口味仍然沒有太大變化。

90年代幾乎就是美國甜心的黃金時期了,甜心們不再是不知世事的清純少女,而是隨性又富有浪漫氣息的都市女性,更加成熟也更加性感,這個年代的甜心領袖就是梅格·瑞恩和茱莉亞·羅伯茨,同樣是依靠小妞電影成名,但是羅伯茨的轉型就更加成功。

不過瑞亞的氣質也不太符合甜心給人的感覺,她當然也可以笑得甜美可人,但比起嬌俏可人的梅格,和笑容親和的茱莉亞,瑞亞還是過於清冷了一點。

而她也不是依靠愛情電影成名的,自然就會離甜心差了一截。

但是肯並沒有完全放棄這個美國人格外青睞的形象,他把希望放在了下一部《羅密歐與朱麗葉》的電影上。

錄製完了《奧普拉脫口秀》之後,瑞亞就別再想安安靜靜地回學校讀書了,一旦打開了一個缺口,媒體就蜂擁而至,如果不是知道過猶不及的道理,她真怕自己就回不去紐約皇後區了。

媒體的關注把她推向了更多的人群,非議爭論也有,但是總體而言,瑞亞或得到的還是好評,但是她和團隊也無法安心,就像他們當初擔憂的那樣,已經有越來越多的人開始使用洛麗塔來稱呼她了。

一個與《洛麗塔》有很大關係的大人物更是把事情引導到了另外一個場面。

「我不知道納博科夫會不會喜歡這樣的《洛麗塔》,但是我得承認,我非常喜歡這個改編,如果瑞亞·諾倫早生13年,我也會選她來演女主角。——斯坦利·庫布里克」

「這真的是庫布里克說的?」從《綜藝》封面上的標語看到內頁的人物訪談,瑞亞都還有些不敢相信。

馬洛伊肯定地點了點頭:「你覺得呢?」

從傳奇導演那裏得到了這樣的評價,瑞亞覺得心情複雜,斯坦利·庫布里克這樣的話幾乎在說她就是最好的洛麗塔,對於她演繹的角色來說,這是最好的讚美了。

但是對於她本人,就不一定是積極的評價了,這種評論一出,她就相當於被扣上洛麗塔的帽子了,就像她是為這個角色而生的那樣。

不過從另一方面想想,連斯坦利·庫布里克都被驚動發聲了,看來《洛麗塔》所造成的影響確實是現象級的。

雖然庫布里克近年來就有重出山的風聲,但是他這種地位的導演是不可能要借《洛麗塔》來造勢的。

恰恰相反,庫布里克這句話也許還能幫助她進入一些提名。

把那些對未來角色定位、形象定型的憂慮拋到一邊,瑞亞看向她的經紀人,她允許自己為這個誇獎而感到愉悅:「這算是我們第一次成功嗎?」

去他的畸戀角色,去他的未成年艷星,她確實演好了洛麗塔,她是一個合格且優秀的女演員。

看出她的心情不錯,馬洛伊省下了那些安慰:「在你拿到第一個女主角的時候,我們就已經在荷里活踏出第一步了!」

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之後瑞亞還得回學校去,馬洛伊接下來也有事做,但是在這一刻,他們是可以短暫地放鬆一會兒的。

笑了一下,馬洛伊突然問了她一個問題:「你到底為什麼想要演這個角色,瑞亞?」

「你不是只看重角色戲份的傻瓜,也不是異想天開的無知者,我當時說服了你為什麼不能是洛麗塔,可你仍然想要演這個角色,是嗎?」

瑞亞扯了扯嘴角:「我以為我在《奧普拉脫口秀》裏面已經說過一次了。」

她說的那個版本當然是根據事實修改過的,經過和劇組的協商,最後的版本就是斯蒂芬·希弗的劇本感動了她,而她想要通過這個角色告誡女孩們要警惕心懷不軌的成年人。

馬洛伊無奈地笑了笑,「那還是我和肯一起想出來的,我還能說出無數個感動你的理由,得了吧,瑞亞,你就告訴我吧,我只是好奇。」

「好吧,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瑞亞嘟囔著:「我只是想演這個角色,我想要演洛麗塔,就算劇本沒有改過,我也想要演,她勾引老男人卻不引以為恥,她早熟得可怕又出奇得幼稚,她想要玩弄亨伯特卻反害了自己。」

「作為一個形象,洛麗塔也許不是美好的,但是作為一個角色,她足夠好了。」

受到華語娛樂圈的一些限制,她從來沒有演過這樣的角色,哪有那麼多的為什麼,她僅僅只是想要演而已。

出乎瑞亞的意料,馬洛伊大笑了起來:「這比我想出來的要可愛得多。」他看着瑞亞的眼睛裏都帶着笑意,也許這話裏面有些諷刺的意味在,但馬洛伊說得非常真誠。

瑞亞不太領情地翻了一個白眼。

她的經紀人也不在意:「我們該開始準備禮服了,各大獎項的提名不久之後就會出來了,《洛麗塔》是下半年上映的,這對我們還是有利的,起碼評委們會對這部電影有一些深刻的印象。」

瑞亞有些不太理解馬洛伊的自信,雖然《洛麗塔》確實獲得了成功,但是今年可是有不少優秀電影的,馬洛伊怎麼能確定她一定能進提名名單里呢,所以她不得不問了出來:「你好像很有信心啊?」

馬洛伊回答得很堅定:「我是相信你。」

其實瑞亞自己的信心不大,她不是覺得自己演得比不上其他電影里的角色,只是《洛麗塔》的題材類型太小眾了一點,唯一的政治正確就是加重了反戀童的色彩,但是這種類型一向沒有獲得過奧斯卡的青睞。

今年的獎項熱門是《勇敢之心》和《阿波羅13號》,女性電影裏面,梅麗爾·斯特里普的《廊橋遺夢》和艾瑪·湯普森的《理智與情感》也獲得了諸多好評。

比起這些靠近主旋律的電影來說,《洛麗塔》確實太偏了。

然而瑞亞很快就知道為什麼馬洛伊會這麼信心滿滿了,因為朱莉·安查爾給他打了一通電話。

馬洛伊對她做了個手勢,讓她安靜,然後在她這個未成年人面前,他無比鎮定地和對方約好了下一次見面的地點,就在洛杉磯的羅斯福酒店裏。

瑞亞想要當做什麼也不知道,可是馬洛伊鎮定過頭的自然態度還是讓她忍不住問了一句:「所以,你們把工作地點約到旅館?」

但是他的功力比瑞亞高出很多,馬洛伊對着她很有深意地笑了一下:「辦公的時候,我們可以順便解決一些私事,一舉兩得。」

他這個笑容讓瑞亞有點毛骨悚然,她不由驚呼:「朱莉·安查爾都要四十歲了!」

「你也會有到四十歲的一天的。」馬洛伊反過來教訓瑞亞:「我都不知道,你還有年齡歧視,瑞亞,別對女人這麼刻薄。」

瑞亞瞪着他:「年齡不是問題,問題是她已經結婚了,這還是你告訴我的馬修,她有丈夫還有兩個孩子,最大的那個不比你小多少!」

他對着她嘆了一口氣:「我很奇怪,你表現得這麼成熟冷靜,可為什麼總是在一些莫名其妙的地方這麼較真,這在荷里活根本不算什麼。」

瑞亞不喜歡馬洛伊現在的態度,她也一點都不喜歡這種娛樂圈關係亂沒什麼的說法,「那是開放性婚姻嗎?朱莉的丈夫知道嗎?」

「瑞亞。」馬洛伊叫停了,「好了,下次我會在你面前注意的。」

她知道現在和她的經紀人爭論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這是個人選擇,所以猶豫幾次之後她還是閉上了嘴巴,不過在下車之前,瑞亞還是把心底的問題問了出來。

「那如果安德里·維特能讓我成為這一屆的奧斯卡最佳女配角,你會建議我去爬他的床嗎?」

這個例子只是瑞亞隨便想的,加上馬洛伊又一直懷疑安德里別有居心,所以她才會在這個時候想到安德里。

盯着她一會兒,馬洛伊反問她:「那你會拒絕嗎?」

「不,我不願意。」瑞亞回答得快速而又堅定,「如果有一天我要死了,別人用這個來威脅我和他睡覺,那麼我一定會接受,可是不拿獎是不會死的,我不想要接受。」

馬洛伊知道她喜歡的是什麼,所以他提出了另一個問題:「那如果是為了搶到一個你想要演的角色呢?」

「我不願意。」瑞亞的回答還是拒絕:「塑造假的形象,消費童年陰影,對着鏡頭賣弄愚蠢和性感,為了搶到好劇本和好角色,這些我都願意做,但是現在支配這具身體的是我,我不可能再讓這具身體被賣掉第二次的,馬修。」

別說她自己的個性就是有點假清高,就是為了死掉的瑞亞·諾倫,她也不可能再做這樣的事情了,瓊斯·柯爾特強行賣過一次,而那隻可能是唯一的一次。

當然,她的道德品行也沒有那麼至高無上,販賣悲慘的套路瑞亞也是親自做過了的,但是有些事情可以做,有些不行,她給自己設定了底線。

馬洛伊點了點頭:「我明白了。」

瑞亞感到可怕的不是馬洛伊竟然和朱莉·安查爾搞到一起了,其實這在之前也有苗頭,她害怕的是有一天馬洛伊也會把她帶到別人的床上,儘管他們已經合作了一段時間,但為了防止以後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有些話還是要說清楚比較好。

「那好吧。」他聳了聳肩膀,用半真半假的幽默蓋過了這個過於沉重的話題,「如果安德里真的能給你一個奧斯卡小金人,你不是說他不喜歡女人嗎,那我會試試能不能親自爬上他的床。」

他確實很會說話,瑞亞又一次感慨,起碼現在她就被那個畫面給噁心到了,一打岔,再嚴肅的氛圍都維持不下去了。

看着那張臉上又浮起一些焦慮,瑞亞壓下了其他問題,其實她還想問朱莉·安查爾承諾了什麼才能讓他答應呢,他看上去可是一點也沒有被朱莉吸引到。

可是她也沒有資格多說什麼,這種你情我願的事情,馬洛伊沒有被強迫,也沒有強迫別人,就算是朋友,瑞亞也不能評判什麼。

說明雙方的道德底線,確認彼此互不侵犯那就足夠了。

可是從馬洛伊的車上走下來的時候,瑞亞的心態比她上車之前更加複雜,她不是第一次目睹這樣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有過這樣的感覺,但是每一次都能讓她心煩。

她不知道馬洛伊是不是因為她提名的事才搭上朱莉的,但是肯定和這有些關係,而現在這不僅僅是她一個人的事情,不是瑞亞想不想要就能改變這個項目的,她的每一個亮相更是與背後整個團隊息息相關。

說到底還是因為他們的地位不夠,能力低微才繞不過這樣的手段。

深吸了一口氣,瑞亞克制住那些想法,從鎂光燈下的掌聲和歡呼里回到氛圍更安靜的學校,然後她還得先去找韋伯中學的主任里奧·瑪肖銷假。

瑞亞都已經準備好要迎來議論和異樣目光了,但是出乎意料,老師和學生的反應都很溫和,如果是在公立皇后中學,這種爆炸新聞肯定會瘋傳的,而在韋伯學校,無論人們私下怎麼看待她,表面上都只是表露了合適的同情和關心。

她的室友傑西卡·李更是抱着她哭,埋怨瑞亞總是悶聲不說話,毫無疑問,現在她完全就是韋伯中學的風雲人物。

而無論是追星的,還是不喜歡她高調姿態的,態度都很友好。

這證明了當初她不惜代價考上這所著名的私立學校是正確的選則,這裏的學生素質要好太多,有種族歧視的麗莎·凱倫還是個例,而她也被學校嚴懲了。

《洛麗塔》的電影落幕,北美票房奇迹般地達到了一億七千萬美元,票房更是在下映前回升了一波,超出了無數人的預期,加上歐洲,電影的全球票房終於破至兩億,比起預期中的一億五千萬美元好上太多。

現在瑞亞既有銀幕出道作品的票房奇迹加成,有拍攝第一版《洛麗塔》的傳奇名導庫布里克的讚譽和各大影評人的欣賞,又有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做靠山。

在這些光環的籠罩之下,她能拿到人名選擇獎最受歡迎女演員和金球獎劇情類最佳女主角的雙提名似乎也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情了。

但問題是,馬里奧·凱薩給瑞亞上報的應該是女配角才對,她怎麼可能進入金球獎最佳女主的提名——

「福克斯想要給蘇菲·瑪索運營一個最佳女配提名,他們和派拉蒙想要讓《勇敢之心》稱霸這一屆的奧斯卡。」馬洛伊焦急地打來了電話,他說話的時候都因為怒意而不平靜地震顫:「為了減少競爭,他們最後給你報的是女主角。」

「搞什麼,法國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連奧斯卡提名都沒有拿到過了。」

「就是因為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提名過法國演員了,所以這一屆很有可能為了彰顯政治正確提名蘇菲·瑪索。」馬洛伊都氣笑了,當時他們計劃電影宣傳的時候可並不是這麼保證的。

這個決定福克斯肯定很早就做出來了,但是為了得到他們想要的,他們一直壓到最後才向馬洛伊透露。

瑞亞謹慎地向他提問:「那這兩個提名是為了補償我才送給我的嗎?」

「哦,瑞亞。」馬洛伊說話的時候,瑞亞就在想像他的表情,他的語氣讓她覺得馬洛伊的臉色一定不會好看到哪裏去。

他現在的神態也確實不太優雅:「對自己有點信心好嗎,我不管這是不是補償,既然你拿到了提名,那這就是你的獎項提名。」

想到他和朱莉·安查爾的事,瑞亞反過來小心地安慰他:「就算簽訂了合同,那些大製片廠也會出爾反爾,馬修,何況我們還沒有簽合約呢。」

他一連罵出了好幾個髒話,「該死!賤人!操!」

瑞亞決定當做什麼也沒有聽到,罵完之後馬洛伊又迅速冷靜下來,他一定是想要在第一時間告訴她,所以他現在的情緒沒有平復過來才這麼激動。

「節目我們去上了,秀我們作了,票房他們也賺到手了。」馬洛伊在暴躁之後平靜下來的語氣比之前更可怕,「我們不能讓你的眼淚白流。」

瑞亞怕他被憤怒沖昏頭,連忙勸了一下:「我得提醒你,就算我現在和紐約兩個監獄有點關係,我也沒有本事把你從監獄里贖出來。」

馬洛伊在電話里回答她的卻是:「天哪,瑞亞,別這麼幼稚好嗎,大人有大人的解決方法,不要把我想成傻瓜。」

被掛掉電話瑞亞都還處於震驚之中,她的經紀人是在對一個未成年人破口大罵之後再評價她幼稚嗎?

比起這個衝擊,她連註定和奧斯卡無緣的失落都不剩多少了。

在《賭城風雲》、《死囚漫步》、《遠離賭城》、《廊橋遺夢》和《理智與情感》的圍剿下拿到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的提名,還不如做夢比較快。 蘇瑤瑤氣得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蘇小荷還沒說,她就覺得一定不是好事,「蘇小荷,你給我閉嘴,我不想聽,不想聽。」

蘇小荷唇角微勾,「白大小姐慌什麼,我這還沒說呢,等我說完你就能放寬心,從此高枕無憂了。」

一聽到是能讓自己高枕無憂的事情,蘇瑤瑤這才道:「到底是什麼事?」反正,已經現了形,這一刻的蘇瑤瑤是破罐子破摔了。

「姐姐想現在聽嗎?」

「走,去爸的辦公室。」蘇瑤瑤已經被蘇小荷挑起了好奇心,但是直覺告訴她蘇小荷這要說的事情一定是對她不好的,所以,她不想蘇小荷當著眾人的面說出來。

「不用,我悄悄告訴你就好。」蘇小荷微笑著說到。

「你說。」蘇瑤瑤越來越好奇了,就想知道蘇小荷到底要說什麼。

蘇小荷還是微微笑,微一側頭,唇角便貼近了蘇瑤瑤的耳朵,以只有蘇瑤瑤才能聽到的聲音說道:「姐姐,真不好意思,那個監控的探頭早就壞了,其實,你打我那一巴掌沒打成自己磕到牆上的畫面根本就沒錄下來,現在,你是不是高枕無憂了?」

蘇瑤瑤身子搖搖欲晃,她又被蘇小荷給誑了。

蘇小荷這一句,如果可以,她真不想知道。

可她就是聽到了知道了。

雖然現在不用再請蘇國華去找隔壁公司的負責人刪監控了,可她這已經是吃了啞巴虧了。

就算她現在堅持之前的說辭,也沒人再相信了,「蘇小荷,你……」

「姐姐打我呀,不打你就是王八蛋。」蘇小荷還是笑,溫柔的笑容,低低的聲音。

落在別人的眼裡,她就是再與蘇瑤瑤說著什麼開心的事情。

誰也沒想到她居然是在罵蘇瑤瑤。

蘇瑤瑤的臉漲紅了,就連徐曼珍和蘇國華都沒有當著別人的面數落過她,但是此時此刻,蘇小荷居然就在大庭廣眾之下罵她是王八蛋了。

她很想打過去,以證明自己不是王八蛋,可握成拳頭的手到底還是沒敢揮過去。

如果不是她之前沉不住氣的要打蘇小荷,這一個中午也不會吃這麼大的虧。

不會被蘇小荷耍的團團轉了。

偏,在人前還沒有辦法挽回自己的聲譽,此時要是再打過去,只怕,這周遭的人更會認定是她暴力。

蘇瑤瑤氣得狠狠的瞪著蘇小荷,「你等著,我會讓你後悔的,我會讓你來求我的。」說完,她便衝進了啟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