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校場東側,輕騎兵和重騎兵組成的五千人兵團陳列於前,精英近衛軍列陣於後。這一萬人馬的肅殺場面,比起之前的純步兵更是令人震撼。

看到羅瀚和幽幽紫月兒走出巷口,怨靈軍團那悲涼的號角又響徹起來。

馬蹄聲如雷,地面也開始劇烈的震顫起來。

五千怨靈騎士兵團!衝鋒!

這五千騎士,其中三千騎為白骨骷髏馬手握彎刀的輕騎士。剩餘兩千騎,則是黑色骷髏馬和手持長刀或長槍的重騎。只見這萬馬奔騰之中,輕騎兵開始向兩翼散開,呈包抄之勢。重騎兵則從正面猶如烏雲壓頂一般直接碾壓而至。

羅瀚緊緊握了一下幽幽紫月兒的小手,給她一個堅定的眼神。第一次見到騎兵衝鋒的幽幽紫月兒輕輕拍了拍胸口,臉色也漸漸緩和下來,沖着羅瀚綻放一個美麗的笑顏。

在幽幽紫月兒的心中,有羅瀚在,再危險的場面似乎也不足為慮的樣子。

兩人背靠背的站立着,暗星龍鱗龜早就將暗星護盾附體,嚴陣以待。

羅瀚跟幽幽紫月兒說道:」不用擔心!放他們過來!我要給他們一場盛大的見面禮!「

少女用力的點點頭!

1000米!500米!100米!50米!

騎兵的衝鋒猶如風雷,幾秒鐘的時間,千米的距離轉瞬即逝。羅瀚都已經能看清那些怨靈騎士臉上的狂熱和猙獰!

剛剛接近20米之時,空間中陡然一寒,暗星龍鱗龜的寒冰國度已經迅速施展開來。最內圈的近百名怨靈騎士在又奔出10米之時,就化為了冰雕僵立在地面之上。後面疾沖而來的數千兵馬撞上冰雕之後,陣型頓時一亂鬨哄的擠做一團。

這時,一團耀眼的七彩光芒突然間從羅瀚伸出的右手手指上綻放。

上空處突然一亮,下一刻,無數拖着七彩光尾的流星透過頭頂那厚實的土層,呼嘯著砸入方圓千米之內的怨靈騎士團之中。

幽幽紫月兒在一旁吃驚的捂住了嘴巴!昂着頭看着這漫天流星雨,竟是一時間有些發獃了!女孩子,哪個不喜歡流星雨?更何況是如此近距離的絢麗綻放!

只是,這美麗的流星雨,卻是充滿著無與倫比的殺傷力!

神器星月神戒的絕技,流星隕落!可召喚流星攻擊範圍1000米內的目標,持續15秒,造成2000%的攻擊傷害!

每秒鐘近四百萬傷害的流星隕落,碎魂地下城之中似乎觸發了世紀大爆炸!前所未有的持續性轟擊和劇烈的震蕩衝擊波,將擁擠在一團的怨靈騎士團全部裹挾在內,幾乎在瞬間就被炸裂、撕碎、氣化為虛無,就連原本怪物死後的白光都欠奉。

當流星雨終於消失的時候,千米方圓的地面上,除去一個個巨大的深坑,再無半點怨靈痕迹!

羅瀚140級65%!幽幽紫月兒138級25%!

五千怨靈騎士團,消亡! 黎夏正想回答蘇漠的問話,耳邊,就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

「80萬。」

黎夏微微愣了一下,這是……顧筠夜的聲音?

……

顧筠夜開口,連路明和輕瀾都沒想到。

路明眨眨眼,望向顧筠夜,什麼時候,顧筠夜居然也對花草感興趣了?

輕瀾眼底染上一絲訝然,同樣一臉疑惑地看着顧筠夜。

隨着顧筠夜開口,又有人加價了。

「90萬。」

「100萬。」顧筠夜沒有理會路明和輕瀾驚訝的目光,而是盯着拍賣台上的露韻草,再次開口。

漸漸的,現場,只剩下兩道競拍的聲音。

……

蘇漠那邊,沒有等到黎夏的回答,蘇漠又重新問了一遍,「師姐,你對露韻草有興趣嗎?」

「沒有。」黎夏回神,搖搖頭。

她去年釀的酒已經好了,可以用來澆灌築夢,倒不是很需要露韻草。

蘇漠聞言,輕嘆了一聲,還以為,可以給師姐獻殷勤了呢。

「200萬一次,200完兩次,200萬三次,恭喜三號房的貴賓拍到露韻草,稍後,我們的工作人員將會給你送往包間。」主持人笑吟吟地道。

「不是吧,哥,這草最多也就值個150萬,你有必要嗎?」路明支著下巴,看着顧筠夜。

顧筠夜沒說話,而是看着拍賣台上新拿上來第九件拍品。

第九件拍品就是清魂安神草。

二號房裏,隨着第九件拍品被拿上來,蘇圓的注意力也放在了拍賣台上。

「接下來,就是我們的第九件拍品清魂安神草了,清魂安神草,是神魂清明……」主持人先介紹了一下清魂安神草的功效,然後,才說了定價,「200萬起拍,每次加價十萬。」

隨着主持人話音落下,已經有人開始競拍了。

「210萬。」

「220萬。」

競拍的聲音此起彼伏。

黎夏微微歪著頭,撐著頭看着,有些神色懨懨。

蘇圓是心理醫生,這般精神性的輔助草,她還是需要的。

競拍開始沒多久,蘇圓就想風助理幫她競拍了。

沒一會兒,清魂安神草的價格就被競拍到了490萬。

此時,已經只有那麼兩個人在競拍了。

隨着風助理喊了「490萬。」另一道聲音也沒了。

「二號包廂的客人出價490萬,還有人要加價嗎?」主持人開始詢問。

現場沉寂了一會兒,就在所有人以為,沒人再加價的時候。

一道溫潤的聲音響起,「500萬。」

又一次聽到熟悉的聲音,原本有些神色懨懨的黎夏,忽然就抬起了頭。

怎麼忽然,要拍安神草了?

不僅黎夏,蘇圓也有些意外。

風助理側頭,看了蘇圓一眼。

蘇圓點頭,示意繼續競拍。

「510萬。」風助理喊了一聲。

很快,隔壁包廂又加了十萬。

「520萬。」

風助理正要加價,黎夏開口了。

「等等。」

風助理側頭,望向黎夏。

「稍等。」黎夏對着風助理道,然後望向蘇圓,「我那兒有一盆莫憂,可以給你,這安神草,能否讓給他?」

蘇圓聽了,微微愣了一下,繼而輕笑一聲,道,「莫憂就不必給了,這安神草我也不是必須要。」

。 掛斷電話,陸承繼捏着手機,眼神中閃過幾分愧疚之色。

他嘴上說着不逼陸細辛,但還是用道德,用生恩綁架了她。

雖然,外界報紙新聞都昭示陸細辛與陸家無關,不是陸家血脈,另有生父生母。

但是,內里還是有很多人知道陸細辛的身世。

如果,她不救生母,知情者表面不說什麼,但是心裏還是覺得她太過心狠。

品性有暇,不屑與之為伍。

更何況,她剛剛接手古家不久,古家又是以醫術聞名。

如果古家家主心狠冷血,見死不救,會對家族名聲造成巨大打擊。

即便陸細辛真的對陸家冷了心腸,不顧及陸母,也要為古家着想。

所以,陸承繼有信心,陸細辛一定會同意,主動醫治母親。

——

沈家。

切斷電話,陸細辛就坐在沙發上,望着手機出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沈嘉曜從樓上下來,坐在陸細辛身邊。

他聽到陸細辛講電話,也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想到他的辛辛受了這麼多苦,沈嘉曜就打從心眼裏難受。

酸酸楚楚的。

不行,不行,快哭出來了。

(┬_┬)

沈嘉曜這個人,無論面對多麼大的委屈災難,都跟鋼筋鐵骨似的,半點不懼。

但是只要想到陸細辛難受,他就心疼得受不了。

他可以接受自己被砍一刀,但卻受不了陸細辛掉一根頭髮絲。

「不要想太多,做你想要做的事。」沈嘉曜靠在她肩膀上,聲音安慰,「我和念羲會一直陪在你身邊的。」

「嗯,我要永遠陪着細辛姐姐。」沈念羲噠噠噠從樓上跑過來,靠在陸細辛膝蓋上。

仰著小腦瓜,神情依賴。

看到沈念羲,陸細辛神情驟然好了起來,低頭碰了碰小傢伙的腦門,語氣溫柔:「念羲一定要說話算話哦,要永遠陪着我。」

「嗯嗯。」沈念羲點頭。

點的重重的。

王姨過來,帶沈念羲去樓上寫作業。

沈嘉曜碰了碰陸細辛的臉頰,知道此刻她心裏一定很難受。

便開口:「別怕,我跟你一塊去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