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江若東哼著小曲回來,心情極好。

「我遇見你們嫂子了,湘大的,中文系,周小韻,以後她就是你們嫂子。」

「我靠,東哥,又有新嫂子了?」

侯凡無語道,出去領軍訓服還能交個女朋友,早知道他也去了,還睡個毛啊。

「什麼新嫂子,她就是你們唯一嫂子,我,江若東,是個專情的人,別亂說話,免得你嫂子誤會。」

「切,那前幾天是誰說嫂子們的?」

「們」字還加重語氣。

「是誰?這樣的渣男,我是堅決鄙視的。」

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連自己都鄙視的人,你沒有辦法鄙視他。

領回了軍訓服,第一件事當然要試穿一下了。

每個男生都有一個當特種兵的夢想,穿不了特種兵的,穿類似特種兵的迷彩服也是不錯。

「艹,我穿迷彩服怎麼這麼矬。」

侯凡身材跟竹竿似的,完全撐不起陽剛氣十足的迷彩服,其實不止迷彩服,穿其他衣服也一樣不好看。

身材好的穿什麼衣服都好看,不信看江若東,還有蔡博傑,特別是江若東,完全就是一個衣架子。

江若東的衣服都是一般的衣服,從來沒有刻意去買過什麼名牌的衣服,有錢后也一樣。

其實主要原因還是懶,去商場也是隨便挑幾套就懶得再逛了。

這也是許多女生一看見江若東就不覺得他是富二代,而是普通家庭的孩子的原因。

「你矮,你窮,所以你銼。」

沈凱對於自己穿上迷彩服的樣子很滿意,順便回答了侯凡的問題。

「老凱,你說我窮我也就認了,你說我矮,我就想笑,哈哈……」

侯凡很想說矮冬瓜,可是覺得這詞可能會太過,就沒說出口,只是他的笑出賣了他。

下午六點,所有人在軍營食堂外面等候,當真正開始進食第一餐的時候,他們才知道什麼叫難吃,比食堂,他們天天埋怨的飯菜,難吃多了。

江若東心思都在做尋找周小韻,可惜啊,人太多,他沒能找到周小韻,不過卻被劉心菲看見他了。

而且江若東還跟劉心菲她們同時進入食堂就餐。

「你東張西望的看什麼?」

江若東跟劉心菲隔了一桌,大點聲說話能聽見。

「安靜!食不言寢不語,這個道理不懂嗎?」

江若東沒有回答,巡視的教官說了一句。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頂…..頂不住啊!」

巨量倀鬼衝擊到駐紮營地,掛在木樁間的獸皮亮起紅芒,凶煞血氣組成古怪的禁制將倀鬼們攔在外面。

但圖騰禁制根本攔不住倀鬼們,它們雖然無法正面突破,但能繞后,從上空禁制薄弱點突破到駐紮地里。

失去嚴執事的人鬼情未了戰場,人族勇士們已經一敗塗地。

倀鬼在營地內癲狂亂沖,也不見它們有什麼殺人手段,就往人堆裏面撞。

任何被倀鬼穿透的正常生靈,都臉色灰敗的直挺挺倒地上。

一團團象徵三魂七魄的魂火,被倀鬼們裹挾帶回到虎妖身邊。

「給姑奶奶死!」

被逼急眼的祝扶,也顧不上什麼隱藏在暗地的煉幽門虎妖,拉開衣領,拽出一枚紅繩穿住的儲物戒指。

她不喜歡佩戴飾品,因為戒指含義里有禁戒意思,她覺得怪叫人害羞的。

翻譯成人話就是,我有一大姨媽跑到我家借宿,折騰到老娘我火冒三丈。

「赤龍之陣!」

將儲物戒指佩戴在手上,祝扶從里內掏出一張紅色符籙,甩手射向高空化為一團橘紅色的烈焰巨龍,盤旋於空。

「咬!」

抬起手下壓,百米巨龍猛的俯衝以頭搶地撞碎為火海席捲數里的區域。

大量倀鬼被焚毀為縷縷黑煙,被祝扶徹徹底底的物理超度。

「唰!」

一個矯健的白身影,猛的出現在激活符籙的祝扶面前,一個轉身,身後鐵鞭抽打的祝扶的腰脊上。

祝扶化為一道紅芒砸向駐地里。白色身影蹲在祝扶站立的木樁上,修長雙臂撐著木樁邊緣,獸瞳掃視駐地的人。

逼到游牧部落組成聯盟遷徙,讓大厭國出兵邊陲的罪魁禍首,第一次在眾人面前露出自己的真容。

它是一隻體態輕盈的獸人虎妖,全身長有潔白無瑕的絨毛,頭部雖然是兇惡的老虎頭,但兇惡也掩蓋不住俊美。

最為古怪的是,潔白無瑕虎妖下半身還穿着寬鬆的灰色長褲。

「一切都結束了。」

虎妖從木樁上站起身來,獸瞳里完全沒有倒映駐地混亂,開始深呼吸,張開自己的嘴巴,準備以一擊虎嘯獻祭所有普通人的生命。

虎妖雙臂張開撐起屏障深呼吸,胸膛開始逐漸隆起蓄力咆哮。

「咳…..」

祝扶被虎尾抽打出上百米,如果不是落地時候有人從身後接住,幫她將恐怖力道卸去直砸地面,免不了一死。

但就算如此,祝扶依舊在虎妖的隨手一拍受到近乎瀕死的重傷。

「小…..你……」

祝扶感覺準備把人捏開,一顆圓滾滾的東西入口即化,胸膛被擊之地,盤踞濃郁的生命力在為她修復傷勢。

她以為是白錦,想開口提醒他,闖入營地的虎妖金丹期巔峰妖族,但一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一抹白色。

一個全身白到發亮,維持人形,沒有任何人特性的生物,蹲在祝扶身邊。

「合歡宗妖人?!」

祝扶瞳孔發生大地震,面前傢伙極其符合嚴執事細說三魔門時候一點。

合歡宗有一門隱秘法決,能徹底隱秘自己身型、氣息、修為,就像世界上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的真正消失。

面前人形生物就是如此,如果不親眼看着它的話,根本察覺不到它存在。

「面對救你的人,開口就妖人?連尊重的稱呼一聲妖道哥你都不肯?」

白錦滿臉黑線的看着祝扶,也就大家都是老熟人,換另外一魔修,你看人家抓不抓你到山林頂你大嘴。

「呸!妖人!」

祝扶倔強的拍開白錦,不讓魔門妖人攙扶著自己,下意識的想伸手,從自己手握的儲物戒指里拿出符籙。

現在極其不妙,前有煉幽門妖族魔修瘋狂攻城拔寨,營地還後院起火,混亂人群中出了一個合歡宗妖魔。

白錦全力在搶救傷重的嚴執事,簡直就是祝扶自出生以來,最大的危機。

「送我的定情信物嗎?」

白錦半開着玩笑,直接從祝扶的手裏將儲物戒指搶走,然後起身走向害自己被無情仙抓起來遜斥兩回的虎妖。

祝扶儲物戒指里,必然有熒惑星留給她的防身法寶或者符籙一類。

白錦也不圖她財,就是怕這個死傲嬌的犟脾氣起來,把自己也一起打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直接搶過來當口糧餵給魂靈吃。

「喲,這不是煉幽的道友嗎?」

眼見虎妖震山林咆哮在即,白錦抬起雙手語氣輕佻的打了一個招呼。

一個存在感被抹去的魂魄體,在白錦抬起雙臂一瞬間,附着於他身後,同樣抬起自己健碩的雙臂仰起頭。

遠超白錦修為的壓迫感,從魂靈身上爆發而出,一瞬間席捲在場所有人。

生靈如同稻草一般倒下,闖入到營地的倀鬼如同遭到烈火焚燒,化為一縷縷黑灰色靈氣向白錦身邊聚攏。

一個白色人形輪廓,在他開口的時候終於被在場的人們觀察到。

「什麼東西…..」

游牧部落的勇士們,都痛苦至極捂住自己腦袋蜷縮在地。

一股股惡念和低語,讓他們體內靈力出現不同程度暴走,似走火入魔般。

「合歡宗的妖道?」

虎妖的瞳孔驟然緊縮。

當你看到一個合歡修士時候,你身邊可能已經聚攏了一群,比面前合歡修士更高的妖道,正在興緻勃勃的圍觀。

這裏為什麼有合歡宗的妖魔?!他們是被自己的殺戮吸引來的嗎?

虎妖心念電轉,低頭對着駐紮地張開嘴巴將胸腔里的妖力,化為催命的虎嘯朝着營地里所有生靈噴吐。

「魂靈。」

白錦抬腳緩步向虎妖走去,身後魂靈化作一束流光,一瞬即逝來到呈現擴散姿態的虎嘯聲波之前,抬起手一捏。

「沒有用的,所有道術、秘法、亦或者血脈天賦都對我沒用…….」

「靈力對我來說只是食物……」

虎嘯聲波發生偏移,從徑直對準營地噴吐變為向內塌縮,全部都被白錦招來的魂靈全部吃掉。

魂靈並沒有將法力煉化,而是將法力用來強化自己的軀體,讓自己身型變得魁梧三分。

「在下合歡宗的妄取,不知,煉幽道友可否告知名諱?」

「否則我只能在你墓碑上,刻下唇紅齒白老虎一隻了….」

白錦抬手操控,被抹去存在感的魂靈天魔,在虎妖面前伸手準備捏碎其肋骨將其砸到岩石上。

當然出於禮貌,白錦還是將自己道號名諱說給了虎妖聽。《極寒求生:我能百倍增幅》第五章製作火爐,第一次種植!喬巡立馬在通訊頻道里聯繫上呂仙儀。

「你看那本說明書沒有?」

呂仙儀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