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第二個程度是修死之門。

當紫府空間修鍊的生氣死氣盡皆有之後,才能開啟下一個境界,陰陽境,試問如果紫府境不打好生死二氣培養基礎的話,那麼陰陽境又如何開展呢?

而以這裏如此之多的陰氣珠的話,蘇銘不僅足以到達紫府境,更是可以成就紫府境的死之門!

其實相比生之門來說,死之門是最難的,因為在平時,太多武者很難收集到如此之多的死氣來幫助自己搭建死之門的。

畢竟這些鬼魂歷經數百年了,也不過才收集到這一點陰氣而已,可見是有多麼不容易。

不過這也是理所當然的,畢竟埋骨之地本就小,這裏的鬼魂又多,大家擁擠在一起,一塊收集陰氣,個體所能收集到的數量當然少了,這不足為怪。

就在蘇銘沾沾自喜,以為自己得到了了不起的好處的時候,一道冷冰冰的聲音終於是響起來了。

「你覺得自己很有腦子是嗎?」

這聲音冷冷的,還帶着一種嘲諷的意思,讓的蘇銘一下就愣住了。

「難道不是嗎?」他下意識的就回答,但與此同時,他整個人迅速的嚇了一跳,因為之前那些害怕他的鬼火靈魂一瞬間出現了,而且還是一塊來的。

足足數百道鬼火靈魂擠在了一起,瞬間是把他圍住了,這密密麻麻的詭異綠火,看的他是頭皮發麻,而他手上那個儲物袋裏,赫然是放着數百個靈氣珠的。

不用說,這些珠子都是這些鬼魂數百年來積攢下來的,而蘇銘一朝就把這些全部都拿走了。

而剛才這些鬼火是很害怕他的,但現在,這些鬼火面對他的情緒沒有害怕,有着的只是瘋狂,瘋狂到了極致是不擇手段的!

蘇銘也有些慌了,他聽出來剛才那個聲音是對自己暫時還沒有惡意,不禁慌張道:「他們圍着我要幹什麼嗎,吃了我?」

「你覺得呢?」這道聲音淡淡的嘲諷道。

蘇銘:「……」

「他們這幾百年都不容易,本來修成了鬼火之身,慢慢的積攢陰氣,或許終有一天,還是有重修回人身的機會的,但你這一下子就剝奪了他們數百年積攢的陰氣……你這不是沒腦子,你這是心眼壞啊!」

蘇銘:「……」

「好了,現在說這些已經沒有什麼用了,畢竟他們已經瘋狂了,你就算是把珠子還回去也沒有用了。」

蘇銘迅速道:「那你說怎麼辦啊前輩,那我現在應該做些什麼?」

「做什麼?」那道聲音冷冷道:「你就等死吧!」。 「緊張什麼,不過就是與公主的一次問話罷了。」

姜憐的臉上掛着一絲笑容,這樣說完之後,她似乎什麼都不在意就直接離開了。

小桃和如煙見此趕緊的跟上姜憐,而聽到姜憐話的宮女則表示有些懵。

畢竟在她接待過的那麼多的天書學院的學生們來說,大家雖然都看着性格比較冷比較高貴,可是見到公主之後卻都大多是討好或者善意。

而今天,遇到姜憐卻是真的是這群人裏面最奇怪的事情了。

不過,想不通的事情不想就好啦。

宮女心裏這樣想着,很快她也轉身跟着姜憐她們離開了。

在御花園裏面逛了一圈,姜憐她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裏面待着。

三人一起打坐冥想,一起練功。

這是剛才就約定好了的事情,因此三人做這種事情做的非常的順利,而姜憐一打坐她就直接進入了空間裏面。

只不過,姜憐的靈魂進入了空間裏面之後,她的身體軀殼是留在外面的。。

而當姜憐來到了空間裏面后,她直接和月傾城坐在了一起,姜憐直接對着月傾城拿出自己已經拿到的兩張藏寶圖碎片,並且她也直接將自己的故事告訴了月傾城。

畢竟這些身關自己身世的事情,在武者大陸姜憐並沒有查到一點兒線索,所以結合那麼多的穿越小說,姜憐在想要不要往上面再猜點。

但是,讓姜憐意外的事是,月傾城聽完她的訴說之後並沒有任何的記憶,說明她也不知道。

姜憐對此有點點失落,不過也好,反正時間已經過去了這麼久,姜憐一點也不着急。

而且現在還剩兩個國家,也用不了多少的時間,姜憐對此滿懷期待。

當然,雖然今天遇到的楚玉環對她來說是一個妥妥的麻煩,但是卻並不是什麼大麻煩,姜憐全都能接受,

因此,在一下午時間的苦思冥想之後,姜憐直接決定在晚上皇帝為自己設宴歡迎之後就直接去禁地裏面拿藏寶圖碎片。

當然,這個過程中一定也會伴隨着楚玉環的刁難,姜憐把這些事情早就已經想到了。

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到了晚上有宮女直接進來邀請自己去御花園裏面。

姜憐帶上了小桃和如煙,而過去的路上因為跟宮女的聊天,姜憐知道這次的宴會雖然並不大,但是卻來了好幾個皇子和公主。

姜憐預測的下午見過的三公主和楚玉環也在其列,並且也快要到了,姜憐一邊和宮女聊天,一邊她直接跟着隊伍往前朝着御花園的地方走着。

這次走的路和早上的不一樣,小桃和如煙一邊走着一邊到處左看看右看看,此時映入眼帘的是非常唯美的一些房屋建築。

以及一些設計非常厲害的園林風景,甚至,小桃一邊看着還一邊星星眼的說着。

「小姐、如煙你看這風景多好看啊,和咱們楚盛國的風景大有不同。」

「的確是這樣,這位姑娘,我們攬月國因為地處苗疆地帶而且我們穿的服飾也是我們的傳承特色,所以這裏的花啊包括一些樹木,都是精心栽培的。」

「而且這裏的土壤又相比楚盛的地方來說比較潮濕,多,因此這裏的花朵開的也是格外的艷麗,您看這是曼珠沙華,這是曼陀羅…」

宮女聽到小桃誇讚風景,宮女的心情此時也瞬間有了一股與有榮焉的感覺,他忍不住的向小桃介紹著這裏的一切,介紹的非常的細緻。

在宮女的介紹之下,大家認識了很多的植物也了解了更多的關於攬月國的風土人情。

姜憐一路上倒是心情很不錯。

而很快,一行人就直接來到了御花園的方向,這裏因為設宴的原因早就已經擺上了長長的桌子,一個桌子旁邊站着一個宮女,專門來服侍客人。

桌子上擺着很多的非常好的餐具,還有時令水果,可憐這次攬月國皇帝對於天書學院的學生們的重視。

姜憐直接跟着宮女的指引上前,她先來到了攬月皇的年前,跟其先問候了一下,之後姜憐又直接轉身跟着對方的介紹認識了攬月國的一眾皇子們。

裏面有大公主靈月,二公主靈凰,三公主靈芝以及幾個皇子,他們的性格或許是因為在撈月國這個國度的原因,都看起來比較的冷厲、大方,膽子也很大。

姜憐一一的和他們問候過去,這其中除了下午和她有矛盾的靈芝公主之外,別的對自己的的態度還可以。

而值得一提的是,楚玉環做為攬月國最出名的天才少女,此時她也坐在整個皇族的隊伍裏面,儼然一副皇族的樣子。

不過,這也倒不是讓人驚訝的什麼事情,畢竟她在楚盛國也是有些受寵的六公主的名頭,坐在這裏也不奇怪。

姜憐跟他們友好的說了幾句話,而楚玉環也毫不意外的懟了姜憐幾句之後,姜憐直接來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做為從天書學院來的使者,姜憐這次的位置是坐在離皇帝最近的地方,這也表現了攬月國對於姜憐的到來的熱情。

「姜憐姑娘,快坐下,現在就上菜。」

因為姜憐說話情商很高,所以將攬月皇帝從頭到尾都哄得很好,所以攬月皇帝也迫不及待的想要讓整個宴會開始,他直接一揮手就下令上菜。

而攬月皇帝的聲音剛剛落下,一邊的早就等候已久的僕人們便瞬間直接將菜品端了上來,放到了皇家每個人面前的桌子上面。

姜憐直接伸眼一看,就非常好吃的涼拌菜、甜點還有非常好的雞鴨魚肉,不過有些東西是攬月國的特產,姜憐表示她的確沒有見過。

不過這倒不影響姜憐吃的好,小桃和如煙則一如既往地還是坐在一旁守護著姜憐,或許是因為食物太香,姜憐都能聽到小桃咽口水的聲音了。

姜憐頓時便忍不住笑了出來,她壓低聲音跟小桃說道。

「你呀你,小饞貓,回去了我吩咐廚房給你做宵夜。」

「我想要吃小姐做的!」 成功突破后,雖然顧長生已經渾身疲憊,但卻不能立馬休息。

而是得強自打起精神來鞏固剛剛突破的修為。

原先體內充盈的陰屬性真氣,也在突破沖關的過程中消耗了大半,正是迫切需要補充的時候。

於是。

顧長生便又開始了新一輪的吸收煉化身體之外那海量的屍氣。

之前的修鍊只是讓顧長生吸收了一小半,再加上消散了的一部分,還有著大量的屍氣供顧長生來吸收。

倒是不用擔心沒有屍氣來吸收煉化。

如果不是為了接下來煉化自身做準備,其實顧長生也沒必要非得單獨吸收屍氣。

因為不管是普通靈氣,或是其他能量都可以煉化成真氣。

估計這一情況,應該會在將自己徹底煉化成一具特殊血屍后得到解決。

隨著吸收煉化屍氣的增多,讓顧長生本來空蕩蕩的丹田逐漸變得充盈起來,慢慢的也感受到了練氣九層的不同。

修鍊出的陰屬性真氣更濃郁精純,估計照這個驅使發展先去,就會在突破築基期后,由氣態真氣轉化為液態法力,威力更強。

與此同時,所需要吸收煉化的屍氣就得相對應的增多,這就得讓顧長生在接下來的時間內尋找更多的妖獸來斬殺,來吸收煉化其中的屍氣。

不過,卻緩解了之前陰屬性真氣短缺的問題。

但為了謹慎期間,顧長生還是決定先儘可能的活捉幾隻妖獸,以備不時之需。

畢竟,他打算在第八次煉化身體時,加大混合屍液中二次提煉的高純度屍油的比例。

如此一來的話,就會需要消耗更多由屍氣煉化的陰屬性真氣。

至於二次提煉的高純度屍油顧長生也不缺,之前在上百具成年蛇蜥蜴屍體上就提煉出了不少,現在面前又有著三具兩三百年修為的妖獸屍體,提煉出的屍油只會更好。

這不由得讓顧長生對下次煉化身體充滿了期待。

對身體的煉化還剩下最後兩次,每一次對他來說都至關重要。

顧長生都會竭盡全力的將自己煉化的更徹底,為最後的成功做準備。

他走的是一條從來沒有人走過的不歸路。

有進無退。

所以他只能前進,否則等待他的下場只有死亡。

有時候顧長生也在想:「我只是想要活下去,為什麼就那麼難哪!」

想想也是。

顧長生十歲遭遇飢荒,逃難下來后就只剩下了他自己。

年齡小,沒力氣的他只能在晚上去亂葬崗摸屍,通過獲得的零星財物來養活自己。

如此飢一頓飽一頓的挨過了五年。

意外獲得的《御屍秘術》,讓顧長生煉製出來第一具血屍小青,讓他有了額外的戰力。

本來只是想過上吃飽穿暖普通生活的顧長生,卻因胖瘦兩名道士的到來得以改變。

眼看著兩人以非常手段斬殺巨蛇,讓顧長生生出了對力量的嚮往。

緊接著就發生了威脅顧長生交出百兩銀票,再加上怕小青被兩人發現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才率先發難,逐個解決掉了兩人。

之後雖然遭遇兩人同門的追殺,但也通過戰利品中的功法讓他踏入了修行行列。

逃出追殺后,本來以為天高任鳥飛,卻因身體逐漸惡化,發現自身只剩三年壽命的噩耗。

之後所做的事都是圍繞在如何增加壽元,讓自己活下來所做的。

加入魔門獲得《煉煞訣》,阻止屍氣對身體的繼續侵蝕即是如此。

煉化三百年石鐘乳也是如此,但卻事與願違,對他並沒有起到任何增加壽命的作用。

最後無奈之下,只能想出將自己煉化成一具特殊血屍的非常方法。

別人努力修鍊是為了實力、權利、地位、享受和長生不老,但顧長生卻只是想要活下去。

能不能挺過這性命攸關的一關,顧長生也沒有多少把握,所以只能竭盡全力去爭取。

至於成功將自己煉化成一具特殊血屍,渡過壽元短缺問題之後的事,顧長生還沒有去多想。

在他看來,他這種可能沒有以後的人,多想無益。

……

當顧長生鞏固完修為,睜開雙眼時,便已經到了第二天清晨。

感受著丹田內充盈的陰屬性真氣,和強有力的身體,顧長生忍不住仰天大吼。

「嗷……」

吼聲震天。

一下子遍驚飛了在荒島上休息的眾多海鳥,發出「咕咕」「嘎嘎」之聲。

一盞茶后,顧長生才停下來。

剛剛的大吼完全是身體下意識的反應,是一種發泄。

顧長生感覺吼完之後,全身心都輕鬆起來。

因為修為的提升,顧長生甚至都能感受到自己的生命本質在提升。

可是他因為身體被屍氣侵蝕的太厲害,即便有所提升,也只是讓身體在抵抗屍氣侵蝕方面有所提升罷了,並不能讓他逆轉乾坤,提升壽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