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經過幾日的訓練,黃炎的武技使用越來越熟練,只是第一次真正參與戰鬥的時候,在反應上,有些遲緩,對環境的判斷不夠敏感和敏銳。

在一次遇到三階妖獸火蛇的時候,黃炎因為反應遲鈍,被火蛇臨死反撲時用尾巴掃到右肩,整條胳膊差點卸掉,腹腔也被震到吐血,這是炎第一次受重傷,療完傷他想馬上出發,但是在花仙子的堅持下休息了三天。

就這樣兩人穩紮穩打的前行,雖有一些波折,不過沒有太大的風險,在這一路之上,黃炎和秀秀都得到了很大的成長,毫不客氣的說,兩人之前都算是溫室里的花朵,沒有經歷過外界的風吹雨打,這趟算是一次真正的成長。

在之後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兩人經歷了太多以前從未遇到的事情,有危險的,也有奇葩的。

最奇葩的一次,炎的抓到了一隻火兔,它可愛的樣子很招人喜歡,秀秀沒忍心把它坐成一頓晚餐,就放生了它,這隻兔子也是有靈性,一路跟着他們,時不時會偷摸跑出來和秀秀玩會。

黃炎也是個粗線條的小青年,沒關注到這事,就這樣過了大概有一個星期的時間吧,秀秀和這隻兔子已經混的很熟了,現在這隻兔子有時會留在秀秀身邊,陪她玩耍。

一天傍晚,炎從外面打獵回來,這趟運氣不佳,空手而歸,回到洞裏看到秀秀在修鍊,有一隻火兔鬼鬼祟祟的躲在旁邊,時不時的好像還想衝到秀秀身邊,雖然火兔基本無害,但是小心為上,尤其是修者在修鍊的時候,防止被影響而走火入魔,一念至此,只見炎對着火兔駢指一指,可憐的火兔應聲而倒,一命嗚呼,可憐啊,剛和一個美女認識,就訣別了。

黃炎也沒有打擾秀秀,自己找了個角落,把這隻兔子拾掇乾淨,架在火上烤。

似乎是冥冥之中有感應,或者是這隻兔子的靈魂去向花仙子哭訴去了,秀秀慢慢的停功,醒轉過來。

「什麼美味啊?這麼香。」

「烤火兔,人間美味啊。」

秀秀的心裏隱隱有點不安,

「炎,你這兔子哪來的?」

「打的呀,不過今天運氣好,剛好碰上了。」

「你在哪碰上的?」

「就在洞裏,它躲在你的不遠處,鬼鬼祟祟的,被我看到了。就這樣,啾,我用手這麼一指,吶,就成了我們的晚餐了。」炎一臉的表功。

「你,你,你,你把我的紅紅給烤了,我花了一星期時間和它打好關係,它中午不怕我了,慢慢靠近我,我正要把它培養成我可愛的寵物,結果,竟然被你……」花仙子說的是氣憤不已。

「啊,啊,啊,你的寵物兔啊,我也不知道,那你看,這兔子還吃嗎?」炎舉著烹制好的烤兔。

花仙子一時氣結,是又好氣,又好笑,兩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相凝視了三秒鐘,同時哈哈哈的大笑起來,足足笑了一分鐘,眼淚都要笑出來了。

最終這隻遭遇奇葩的兔子還是祭了兩人的五臟廟。

。寧橫舟評估了一下這皇宮大內的守衛,對自己如今的實力還是較為滿意的。

不過有些遺憾的是,自己不會飛劍之術。要不然就簡單多了。

可當他步入了養心殿之後,還是有了些許的震驚。

因為他發現,整個養心殿中,處在一種非常玄妙的法陣之中。就好像,四周的天地玄氣都變得有些粘稠了。

《這不是劍雨》第147章真人 柯震辛許久才回了這麼兩個字。

「不是,我這是為了你着想,你來北城不就是談生意的嗎,一來就和人交惡,傳出去你的名聲能好嗎?」

「那不重要。」

柯震辛說完就掐了電話,楚繁嘆了口氣,他該說的都說了,但柯震辛怎麼做,他就左右不了了。

夏語寒在醫院待到了半夜,她給翟心發了信息要她來接自己。

她的身體她自己清楚,比起剛來醫院那會兒已經好了許多,醫生的話她也都記住了,往後上心就是。

醫院這邊,還有個柯震辛,她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和他相處,還是先溜為上。

翟心在停車場等著夏語寒,她看到夏語寒鬼鬼祟祟的,不由問道,「夏副總,發生什麼事了?」

夏語寒揉了揉眉心,「遇到了點麻煩。」

「什麼麻煩?應酬上我轉頭就看不到你人了,我着急死了,怎麼還去了醫院。」

「一兩句說不清,快離開這吧,回我家。」

「好。」翟心沒有刨根問底,很快開車駛出了停車場。

柯震辛處理完工作回到醫院,病房內空蕩蕩的,哪還有夏語寒的人影?

醫生過來查房也覺得納悶,「人去哪了?」

「好像是走了,我剛看到這個病房有人出去。」隔壁值班的護士過來說道。

「她還不能出院呢,誰讓她走的,對自己的身體也太不負責任了。」

柯震辛黑沉着一張臉,他知道,夏語寒是在躲他。

「這上面的葯她是不是帶走了。」

「好像是的。」

「把她的聯繫方式給我,我得說說她,這不是胡來嗎。」

柯震辛聽到這,冷聲打斷,「她的情況應該穩定了,在家裏修養也好,還有其他的葯,我可以帶給她。」

「好,那您等著。」

時間太晚了,翟心乾脆睡在了夏語寒的公寓。

隔天,翟心早早就醒了。

廚房內阿姨正在忙活早餐,翟心進去想幫忙,阿姨連忙阻止,「你是夏小姐的朋友,乖乖等著吃飯就好。」

翟心有些不好意思,「我廚藝還可以的,要不我給您打下手?」

「不用,不用,夏小姐給我開的工資可高了,做個飯這有什麼難的。」阿姨堅決把她趕出了廚房。

夏語寒還沒醒,翟心就沒去打擾她,閑來無聊,在夏語寒的公寓裏逛了一圈,她除了震驚還是震驚。

之前只是覺得這套公寓地段好,房價高,裝修風格也很高級。

但她看了夏語寒的衣帽間,玻璃櫃裏面的高檔首飾珠寶,她才發現自己對夏語寒的認知還是不夠,她絕不僅是個普通的富二代,她平常在公司的穿搭,相比她的條件,實在是低調。

直到敲門聲響起,翟心才從金錢的味道中回過神。

門外站着好幾個人,他們異口同聲,「你好,請問夏小姐在嗎?」

「請問你們是?」

「我們是夏小姐的營養師,為她帶來了今日份的早餐。」

翟心有些發懵,家裏不是已經有保姆了嗎?這營養師又是什麼鬼?

。 醫生來到病房裏。

「醫生怎麼樣?他什麼時候能醒?」

顧長生急迫地跟在醫生身後,這個問話幾乎每天都在重複。

這段時間在兒子的身邊,顧長生早就已經後悔萬分,回憶起他這輩子是怎麼對待兒子的,真的覺得他就是個混蛋。

他不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從小到大隻顧發泄他的怨恨,卻沒有給過這孩子一丁點兒溫暖。

醫生看着眼前的兩個人,不由得嘆了口氣。

家屬的心情可以理解,尤其是父母。

面對家屬要說出這麼一個沉重的答案和結果,他也不願意,可是作為醫生,這是避不開的一個話題。

「醫生到底怎麼樣?您說吧!最嚴重的後果,我們已經預想到了。」

方曉慧這兩天反倒已經振作起來。

前前後後加起來已經快20天,兒子二十多天當中至少做了兩次手術。

進了兩次急救室。

下了一次病危通知書。

還能有什麼沒辦法接受的?

從進醫院的那一天開始到現在,孩子都沒有清醒過,連一秒鐘都沒有醒來過。

就算他們再傻也能明白這情況可不算是一個良好的情況。

「經過各大專家的會診,目前顧傑的情況,已經趨於穩定,生命特徵已經算是維穩。」

顧長生聽到這話,終於臉上露出喜色,心放下來。

「醫生,那麼也就是說這孩子沒事兒!」

他剛才感覺醫生吞吞吐吐,還以為有不妙的消息,沒想到聽到的是個大喜訊。

方曉慧卻不這麼想,她覺得醫生這種話,聽起來可是相當不妙。

「醫生……」

醫生同情的望着眼前的兩個父母。

那眼神讓顧長生漸漸的領悟過來,不對!

肯定發生了更大的事情,不然的話,醫生不會用這種同情和憐憫的目光注視着他們。

嗓子眼兒里乾澀的擠不出一個字,腦袋裏嗡嗡的在響。

「你們兩位既然已經做好思想準備。我只能通知你們,顧傑的生命特體症,雖然已經持續穩定,正在恢復。可是他的腦部受到重傷兩次的手術之後,腦神經受到損傷。

他目前這個狀況會這樣一直維持下去。」

醫生艱難的把話說出來,他知道很多家屬都很難接受這個結果。

「醫生,你說清楚!什麼叫做目前這個狀況,會這樣一直維持下去?你的意思是說他會這樣一直昏迷不醒?」

顧長生不知道是怎麼問出這個話的,聽到那個聲音,彷彿他置身在旁邊,像是一個旁觀者一樣看着眼前的顧長生追問醫生。

那聲音似乎也不是他的。

「顧傑現在的這樣的狀況,在國際上有一個統一的名稱叫做植物人。」

「植物人!?」

方曉慧追問!「什麼叫做植物人?」

光是聽這個名稱就知道不是什麼好事兒。

「植物人就是和植物生存狀態相似的特殊人體狀態。醫學上證明除了保留一些本能的神經反射和進行物質及能量的代謝能力外,認知能力(包括對自己存在的認知力)已完全喪失,無任何主動活動。

又稱植質狀態、不可逆昏迷。」

醫生說着專業術語。

顧長生和方曉慧只明白了一件事,兒子現在變成了和植物一樣的人。

…………

食堂里又是一個嶄新的早晨。

江小小正在接收供銷社送貨。

除了供銷社以外,肉聯廠今天也會來送貨。

老張正帶着人把車上的東西往進搬。

江小小認真的一樣一樣的檢查,這是進口的東西,自然每一樣都得仔細,首先蔬菜得新鮮。

老張看着江小小那認真的樣子,笑着說道。

「江科長,您放心,按照您的要求,咱送的菜絕對都新鮮,你看看這菜上面還帶着土,都是剛從地里現摘回來的。」

江小小翻了翻筐,果然蔬菜都是最新鮮的。

「老張同志,這個是我的責任,一定得主要是負責咱們周邊幾百號工人的飯菜,一定得做到認真安全。」

「江科長,您放心。我們上面領導親自囑咐我給咱們一食堂送菜,一定得認真負責。我都是親自監督底下的農民給你們摘菜。對了,我昨天見了一個人,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張科長後面的說話聲音低了下來,眼神還掃了一圈食堂,躲躲藏藏像是做賊一樣。

江小小好奇之餘,心裏一沉,難道說見到了顧傑?

她和顧傑掰了的事情,現在全縣城沒人不知道。

她出了一食堂,到街上逛一逛,連不認識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她也算是在縣城裏有名。

背後被人指指點點,根本少不了。

「老張同志,有什麼話你儘管說,沒關係,我受的住。」

如果真的是顧傑回來,也不來找她,那隻能證明顧傑的態度。

她也肯定不會上趕着去找顧傑。

大不了就是一別兩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