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若是平常,華真真是絕不會為了一個霸王而輕易動用妖府散修,但有了周志燦的牽涉,她多收霸王一份診金,表面上是霸王吃了虧,但交易雙方都不傻。

試想,霸王身為聖域傳奇第一人,可能不知道醫仙收診金的規矩嗎?他會故意上當交兩份診金,便已經代表了是有額外的訴求。

而對於華真真而言,她作為妖府第二人,未必真就懼怕霸王事後報復,但妖府再怎麼有名,終究難逃散修二字的桎梏,若為了一份診金而得罪霸王這樣的人物,顯然是得不償失的。

對華真真而言,最合適的應對方法,便是滿足霸王的訴求,有了這一層往來關係,今後霸王即便沒有成為妖府的盟友,也絕對不會是敵人!

面對華真真的逐客令,霸王沒有任何不悅,他沖跟著屏風方向拱手一拜,而後轉身衝出廟宇,門外的藤原太一與七名上忍被妖府散修牽制住,但除了一開始的十六名中忍之外,並未再造成任何一方的傷亡。

「妖府的諸位,退下吧。」

霸王說罷,肉身暴漲至三米,妖刀左右劈砍,收割兩名上忍,回身一拳,碾死一人。

忍界一方失去了中忍陣勢、彌左日這兩大助力,已然勢弱,又有妖府散修消耗眾忍者的力量,再度面對滿狀態而來的霸王,無怪乎毫無招架之力!

一分鐘的時間,霸王結束戰鬥,全場僅剩一人苟活——藤原太一。

「霸王君!忍界只有一人擁有七輪神印訣,並不是我不願意交出來!對了!大概距離現在一年前!我們忍界曾經派出天照使、月讀使這兩名使者到貴國出任務,但就此以後銷聲匿跡,雙使各自習有一半的七輪神印訣!若你能找到雙使,或許可得到功法……」藤原太一當場跪下,他雖然出自上忍家族,但實戰能力是遠不如普通上忍的,現如今,隨從全部犧牲,只他一人根本不可能打得過霸王。

「雙使?且不論是真是假,你們忍界自己都找不到人,還想以此來誆騙我?」霸王並不買賬,但還是將此事記在心裡了。

「雙使是忍界之神的心腹,等同人間代行者,能夠被委以重任,必然是絕對忠誠於忍界的,雙使會失聯,必定是受人限制了!貴國地大物博,我們忍界想要遣人入境追查,仍要受諸多監視,所以困難重重!但如果以霸王君的身份,或許有機會找到雙使!此外,我能為霸王君提供機會,只要霸王君跟隨我前往忍界,裝作是藤原家族人,我自當安排點化海底輪的儀式!」藤原太一為了活命,自然是什麼都願意的。

霸王沉吟片刻,撤掉體魄加持,隨手取出一枚紅色藥丸,扔到藤原太一跟前,冷冷道:「吃下去。」

毒藥?

「若他真要殺我,隨手便可以做到,又何必浪費一枚毒藥?這應該是一枚不會直接致死的慢性毒藥,他在防止我回到忍界之後反悔……該死!這人倒是真謹慎,不過……如果我不吃,他必然不會信我……為了活命,也只能……」藤原太一心一橫,抓起地上的藥丸,就著幾顆沙土一併放入口中,直接吞咽下肚。

隨著藥丸發揮效用,藤原太一明顯感覺到心臟好似受到什麼壓迫,隱隱有輕微的窒息感。

「鎖心丹,每隔一天,你心臟所承受的威壓便會縮小一圈,直至將你的心臟徹底捏爆,如果沒有解藥,無人能在此丹效果下活過七天。」霸王解釋道,隨手將一封信扔給了藤原太一。

「這封信里有一個地址,你到了地方后,會有一個斷了右臂的人接應,他身上有五枚減緩鎖心丹藥效的丹藥,最多能讓你苟活兩個月,帶著和你接應的人前往忍界,只要接應者被點化了海底輪,你帶他來此地,我自會給你解藥。」

霸王說完便離開了現場,在藤原太一回來複命前,他會儘可能找出忍界雙使……

……

「御風訣,這竟是靈階下品的道術功法。」

房內,趙風戴著面具,翻看《御風訣》全文,驚訝於此門功法的品階。

要知道趙風現在擁有最強的攻擊手段是怒濤佛印,而這門掌法也只是天階上品,整體算下來也只有第二根基的先天五靈訣是與御風訣相同品階的功法。

「這門御風訣的修鍊法門與《逍遙遊》的御風之能十分相近,但兩者也有明顯的差別,逍遙遊無需靈氣、靈力,只以意識配合口訣心法即可運使,本身屬於偏身法類型的特殊功法,並無專門用來攻防的運用技巧。」

「反觀御風訣,共四層,前兩層聚風、乘風可以通過靈氣運轉,后兩層化風、罡風則需要靈力催動,我的御風之能本來受制於體內仙骨,無法暢意施展,而今有了御風訣,又有第二根基的靈氣、靈力加持,倒是有機會實現御空的念想。」

趙風潛心參悟御風訣,有逍遙遊·御風之能的底子在,倒是很輕易就掌握了前兩層的道術關竅,卻受制於靈力的限制,而無法修鍊后兩層。

「對我這種散修而言,道術的品階高反倒不是什麼好事……」

判斷功法品階的標準是催動功法的最低限度,黃階下品的道術功法最低需要一靈氣或一靈力才能正常運使,而到了靈階下品,則至少需要三十八靈氣或三十八靈力才能催動。

正統修真的初始靈力上限也才九道靈力,此後步入黃階,每上一重天,可使初始靈力翻倍,而衍靈者可突破至十重天,故黃階修者的最高靈力上限是九十。

若無其他提升靈力上限的輔助功法加持,那麼對於一些初始靈力極低的修者而言,高品階功法將是他們一輩子都無法企及的!

不過,好在靈力、靈氣可以混用,趙風憑藉自身三十七靈力上限,再通過靈石補上一道靈氣,湊成三十八之數,可勉強催動御風訣前兩層,可靈石之中無法攝取靈力,自然也就無法滿足后兩層功法的需求。

其實,隨著趙風使用道術的次數不斷累加,他開始意識到:對於道術而言,只要有滿足最低要求的靈氣、靈力,以及對應功法的口訣心法手印,便可輕易施展,雖然根據熟練度的差異,會有不同的細節表現,但整體上來說,只要靈力給夠,其難度還是很低的。

相較之下,劍法、刀法乃至槍法、拳掌之類的武技專精,則需要修者憑藉自身感悟去鑽研其中奧妙,一旦入不了門,不要說衍靈者,便是步入三天之境,也只能對著秘籍發獃。

「東方凡曾說過我身上已有一絲劍意,雖然還不理解他所說的劍意為何物,但是否意味著我其實是有劍法方面的天賦?只不過……不明顯?」

趙風稍加思索,暫時放下御風訣,轉而從靈元界內取出另外一本秘籍——玄階上品·劍鼎訣。

「既然我的天賦不足以領悟純粹的劍法,那不如就從劍法與道術的結合入手。」

這門劍鼎訣乃是防衛反擊類型的道術功法,屬於純粹靈力催動的道術,品階倒也不高,六道靈力即可順暢運轉。

第一層·鼎氣,靈力化無形鼎氣,可抵禦所有玄階上品及以下品階的攻擊,包括有形的物理攻擊以及道術攻擊。

雙手掌心相對,十指微微彎曲,好似在兩掌之間按著某個無形的物體,隨著趙風往雙掌之間灌入六道靈力,口訣心法加催,靈力轉化鼎氣,脫離掌控,縈繞周身,但因無形,不可視之。

「這一層無形鼎氣,其實等同於真氣護體,若是與我的真氣附體配合運用,防禦力應該能有所提升……」

隨後,趙風更進一步,推衍第二層·鼎力——

鼎氣化有形鼎力,可逆反所有玄階極品及以下品階的攻擊,無形轉有形,趙風周身鼎力隱隱浮現一尊兩耳三足青銅圓鼎的虛影,鼎身細節雖然有所欠缺,但仍是不乏古韻大氣!

「到這一層,已經能感受到重量加持在身上,至此,其實已經達到劍鼎訣防衛反擊的精髓,但到這裡都只是道術而已,最後一層才是與劍訣有關的奧義。」

第三層·劍鼎!

鼎力在修者周身形成一個巨大的劍鼎形影,全方位無死角地逆反所有攻擊,且被逆反的攻擊會受到劍訣加成,而提升五成威能,最高能逆反玄階極品的攻擊,且最多可將灌注的靈力提升至三十道,每一道靈力會化作劍鼎上的一道湛藍游光,總共可逆反三十次攻擊,且游光散盡之時,劍鼎分解,化作三十道劍氣,無差別衝殺周遭敵人!

對於最後一層·劍鼎的施展,趙風只能一邊灌注靈力,一邊默念口訣心法,但構成劍鼎最關鍵的一步卻是要修者催動自身劍修能為,這就涉及到了趙風的盲區。

「我有個屁的劍修能為,就只會半吊子的破十劍法,雖然有鑄劍師鑄造出來的雲虎劍柄,但玄冰妖刃算得上是劍嗎?」

「不過……既然是從劍柄『長』出來的,勉勉強強也能算是劍吧,既然是劍……不如……」

趙風一時有了奇葩念想,當即催動玄冰寒氣,灌注劍鼎訣,霎時,圓鼎虛影的鼎身細節被一道道寒氣填充,浮現玄妙饕餮紋,就在紋理圓滿之時——

咚!

劍鼎發出一道撞鐘聲,趙風此時好似置身在一尊玄冰所制的劍鼎內部,伸手觸碰,即可感應劍鼎實體,以及那滲入骨髓的寒意。

「哈!成了!」

趙風大喜,他沉下心來感應這尊劍鼎,希望從中窺得劍法大意。

然而,到頭來,一場空。

清晨時分,劍鼎散去,趙風無奈一嘆,劍道修行遠比他所想的更加困難。

今天是百仙來謁第三天,趙風受困於劍道難入門,抱著散心的念想,再度來到長安南街。

因百器爭道開局,三千小道碎片入世,不少修者牽涉其中,各自拉幫結派,四處搜集碎片,讓今天的南街反倒顯得冷清了。

魚龍茶店,散修·木千歲的店鋪,趙風路過駐足,血感檢測到周志燦又在店內,苦笑著搖搖頭,卻沒有進去,而是繼續往前走。

這街兩邊開始有非圈內人出來擺攤,而且擺的大多是古物、古籍,但絕大部分都是做舊的,意在坑人。

「秘籍大甩賣!獨孤九劍、九陽神功、乾坤大挪移、萬佛朝宗、劍二十三,應有盡有,買一贈一了!」

此時,趙風被一陣叫賣聲吸引了過去,他來到一個賣武功秘籍的路邊攤,雖說是秘籍,但其實也就是從網路上找到的相關內容,列印成冊,這些歌秘籍甚至沒有做舊的必要,只要不是腦子壞了,都知道這些是假的。

趙風蹲在攤位前,隨手拿起了一本獨孤九劍,他盯著封面上的四個字,卻沒有翻開。

「這世界上,真的有獨孤九劍嗎?」

趙風望著那四個字,喃喃自語。

「呵……自然是有的,而且,還很常見。」

此時,身旁傳來一道聲音,趙風抬頭望去,卻見一名滿臉鬍渣的長發青年露出爽朗樂天的笑容,用肯定的目光望著他。

這青年長發披肩,一身獸皮為衣,不修邊幅、遊戲人間,腰上掛著一副漆黑的空劍鞘,劍鞘上刻畫著惡鬼紋理,頗有幾分神秘美感。

「閣下是?」趙風起身問道。

「唉!江湖旅人,賤名不足道!我姓師,你就叫我老師吧!」青年擺擺手,很是隨意。

「要說這獨孤九劍,其實是每一名劍客的入門必修。」

「當然,也不是說就一定是獨孤九劍,這隻能說是一種相近的理論。」

青年說著說著,突然席地而坐,並繼續講解道:「獨孤九劍的理念根本是快劍,但講究的卻是后出手,先看對手出招,從對方的招式中找出破綻,一出手便要命中對方要害!后中爭先,后發先至,無所不破!」

「但在這層劍理中,其實存在著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你如何保證自己一定能看出對方的破綻?又如何確定自己能在對手破綻消失之前搶先出招命中?」

趙風聽著點點頭,又搖搖頭,學著那青年席地而坐,思索再三,應道:「這層劍理,其實是兵法的一種吧,我曾經在孫子兵法上看過一段話:昔之善戰者,先為不可勝,以待敵之可勝,說到底,是對變數的控制。」

青年面露意外神色,抬頭多看了一眼趙風,以眼神鼓勵他繼續說下去。

「先為不可勝,意在讓自身保持在不敗的境地,但不敗不代表勝利,不敗只是防禦的極致。」

「而真正決定勝負的,是對手的狀態。」

「當雙方都處在不敗境地時,是永遠都分不出勝負的,直至一方露出破綻,不再不敗,才有了後面的一句話……」

「不可勝在己,可勝在敵!」

趙風言罷,心中似有所得,卻又總感覺欠缺了什麼。

「你理解得很透徹,其實先發制人和后發制人,打的是一個可控性的問題,先發制人是用自己能控制的部分去打亂局勢,讓敵人的局面變得不可控,然後利用自己的先發優勢擊敗對手,后發制人是等不可控因素都動起來,局面完全進入自己的可控範圍后,再出手一擊制敵!先發拼的是一個隨機應變的能力,后發則拼的是對全局的掌控力,后中爭先的基礎,就是要敢為天下后,要等得起、坐得住,敢把先發優勢放出去,敢去應對被對手攪亂的局面。」

「這是獨孤九劍的劍理核心,看似深奧,其實也是每一名劍客入門的必修基礎,屬於劍道最淺顯的一層理論。」

「你明明有不俗的劍道悟性,為什麼我仍在你的眼中看到了對劍的迷茫?」青年眼中帶著一絲不解和好奇。

「你理解中的劍,究竟是怎樣的存在?」

面對青年的追問,趙風一愣,腦海中浮現了長劍回鞘的一幕…… 在機場海關出口,因為除去陳凡其他uc棕熊隊的成員都是美國國籍,所以入關手續和時間都花了比較長的時間,陳凡和江暮晚在本國國籍入關口告別,後者直奔杭州。

不過兩人說好了到時候江暮晚會趕到上海觀看這場ac12中國賽,陳凡已經問主教練阿爾福德要了一張門票,到時候江暮晚直接到陳凡入駐的酒店拿票就行。

3個小時后,陳凡和隊員們終於抵達了入住的酒店,就在寶山區中心位置,因為三天後的比賽就是在寶山體育中心舉辦的。

等所有酒店入駐手續都弄好之後,陳凡再次詢問了各個教練以及制服組成員,都選擇在酒店休息不出去之後,陳凡帶著隊友一幫人來到外灘,逛了東方明珠,這個時候已經是到了午飯飯點時間了,陳凡帶著隊友進了一家高檔的飯店,要了一個雙桌的大包廂。

之前說好要帶他們品嘗什麼才是地道的中國美食。

不過陳凡為了兼顧他們這麼多年以來的飲食習慣,精挑細選了幾道菜,首先是上海特色的小籠包、馳名世界的北京烤鴨、以及口味酸酸甜甜的糖醋裡脊,再是五香牛肉、椒鹽大蝦、風味排骨、干煸牛肉絲、干燒四季豆、佛跳牆、淮揚獅子頭、松鼠桂魚、紅花魚翅撈飯、炸春卷等

「我給大家點的這些美食,可都是我們中國宴請布希、柯林頓、這幾個總統的國宴菜肴」陳凡對著隊友們說道。

「真的」大中鋒摩西布朗開口問道。

「當然,我不騙你們」陳凡笑著問道。

「那會不會很貴」球隊的替補控衛普林斯阿里擔心的問道。

「放心吧,這頓飯自然是我請大家,按照我們中國的話來說,來到中國就相當於來到了我的地盤,我是要盡一盡地主之誼,請朋友吃飯的。」陳凡讓他們放開吃,什麼菜吃完了還想再吃隨便加,管夠。

一頓午飯花了2個多小時,主要是陳凡還要教他們用筷子,不過這麼短時間內肯定學不會,所以最後還是一人一個刀子、一個叉子,雖然用在中餐上有點不是很和諧,不過至少每個人都吃到了自己想吃的食物。

下午時間,陳凡帶隊友逛了繁華的南京路,正好這邊的世貿廣場在今年9月份剛開業,裡面還有耐克第一家hoeofnovation全球旗艦店。

這家店算是耐克全球首家旗艦店,被稱為耐克上海001,因為它原本是耐克第一家中國直營店,基本上世界各地的潮流款在這裡能都找到,陳凡在進入門店之前,非常豪爽的和隊友們說,每人四樣東西,不管是nba球星的球衣、球鞋還是其他的服飾、只要能買到合適的尺寸,都是他來買單。

陳凡的這個舉動自然獲得了隊友們的歡呼,身為中國人,陳凡知道哪怕他的實力和球技已經獲得隊友們的認可,但是平時的一些小恩小惠還是少不了的。

反正他也不在乎這些錢,哪怕每人購買的4樣東西總價超過了,出去他也才14個隊友,也就是14萬人民幣,對於現在他的財富來說,用九牛一毛來形容都有些不夠恰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