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的未來

這時,蕭寒見秦若霜如此緊張,於是好奇地關心問道:「老婆,發生什麼事情了?」

「蕭寒!秦家帶人來公司搶公章,咱們要馬上回公司一趟。」秦若霜一臉認真地說道。

「秦家又玩什麼花招?」

蕭寒眉頭微微一皺,對於秦家三番五次地鬧事,他心裡頗為不悅的。

接著,他跟秦若霜匆匆忙忙收拾一番,然後火速開車趕回公司。

……

半個小時后,蕭寒他們到達公司了。

只見得公司的員工拿著椅子、掃把、還有拖把等工具,跟秦家保鏢對持著。

現場的火藥味十分的濃烈,只要一言不合,直接開幹了。

「你們這些垃圾,趕緊給老夫滾開!你們誰敢阻攔,老夫就要開除誰!」

秦老爺子臉色鐵青,一臉氣憤地謾罵道。

儘管如此,公司的員工沒有退讓半步,因為他們可是忠心於秦若霜。

「瑪德!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既然如此,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來人,給我打斷這些人的狗腿!」

秦老爺子氣得破口大罵,生氣地罵道。

。《軟綿綿》第四十七章余錦樞救場 「白蓮教?」蘇超驚訝的問道。

白蓮教這三個字,蘇超在前一世的時候就已經是如雷貫耳了,他在前一世的不少的影視和文學作品中都看到過有關白蓮教的題材。

甚至他也知道,這白蓮教自成立以後的一千多年中,就沒有干別的,一直在專心致志的造反。

造反也沒有什麼理由,不管是誰當權,也不管是哪個朝代,反正他們就是不斷的造反,而且是屢戰屢敗,有屢敗屢戰,已經成為歷朝歷代的死敵了。

南宋時期,有個叫茅子元的僧人創建了白蓮教。

早期的白蓮教還是有正常信仰的,他們信奉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不飲酒。

因為他的教條簡單易懂好傳播,所以很受當時普通民眾的喜愛。

茅子元的粉絲也開始飆升。

這時候,南宋的政府就慌了。

當皇帝的最怕這種容易煽動群眾的組織了,於是白蓮教在創建初期就被列為邪教,然後茅和尚就被流放了。

雖然創始人被流放了,但是白蓮教憑藉門檻低,易掌握,不要九十九,也不要九塊九就能加入團隊見到神的超高性價比,在百姓之間廣為傳播,甚至遠播到蒙古統治下的北方。

因此到了元朝時期,統治者並沒有過多干涉白蓮教,甚至還對其給予了官方認可和嘉獎,白蓮教由此進入全盛時期。

在元朝之前,白蓮教還只是一個民間的宗教結社,加上朝廷管得嚴,還沒開始搞事情。

而在元朝,因為沒有人打壓他,白蓮教得以蓬勃發展,教義也發生了很多變化。

有的教徒開始打著白蓮教的名義尋釁滋事,到處挑撥。

元朝後期,沒錢沒地的人民都混不下去了。

於是,很多白蓮教組織的人開始造反,反對元朝的統治。

雖然那時候造反的民間組織很多,但因為白蓮教的名氣最大,人數最多,所以很多不明所以的人覺得大家都是白蓮教的。

於是,白蓮教開始在造反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蝗災乾旱、瘟疫、土地流失……這些事情都能引起白蓮教的造反。

雖然白蓮教也替很多不知名的小團體背了鍋,但大家堅持執行「不出名的,一律按白蓮教處理」。

以至有些新教在創立后,在教義里明確地寫道,我們跟白蓮教不是一個貨色。

但根本沒有人聽呀!後來都被官府扣上了「諱白蓮之名,行白蓮之實」的帽子。

終於,在歷史的舞台上,白蓮教反出了特色、反出了高度,擔當起了持續造反一千年的重任!

基本在每個朝代的造反運動中,都能看到白蓮教的身影,完完全全成為了造反的代言人!

元朝末年的韓山童和劉福通,就都有白蓮教的背景。

尤其是韓山童,不光自己信白蓮教,還全家都信白蓮教!只不過,他們辛苦打下來的一點基業,最後都給朱元璋做了嫁衣。

其實,在朱元璋創業之初的隊伍里,也有很多人都有白蓮教的背景。

但當時的朱元璋,自己也是農民,所以並沒有覺得白蓮教有什麼不對。

而且,正是因為白蓮教吸引了元朝的注意力,朱元璋才能悄咪咪地韜光養晦。

後來,朱元璋創業成功,但他並沒有記住白蓮教對他的恩,反而是立馬把白蓮教作為非法組織給打壓了。

他規定:為首者絞,為從者各掌一百,流三千里。

畢竟,作為統治者的朱元璋,見識過白蓮教的威力,哪裡會給自己留下這麼個禍根,不打壓他們打壓誰呢?

但白蓮教生存力宛如不死的小強,不僅在明朝屢禁不止,各個分支還經常一起來搞一下事情。

明朝初期最著名的白蓮教造反,就是一個叫做唐賽兒的女人領導的。

朱元璋死後,朱棣發動靖難之役。

隨後遷都、修運河搞得好不熱鬧,但是卻民不聊生,唐賽兒的父親被抓去服勞役,她和丈夫林三衝進官府討糧,林三被殺害。

接著,她父親悲憤而死,母親也重病身亡,簡直慘絕人寰!

唐賽兒忍無可忍,召集村民準備造反。

她打著白蓮教的名義,自稱「佛母」,廣納被壓迫的百姓和她一起造反。

她的起義軍一呼百應,很短的時間內就讓當地官員們連忙拉響警報,向朱棣求助。

朱棣知道后,連夜派了官員去詔安,結果唐賽兒拒絕詔安。

於是朱棣派了五千官兵去鎮壓,結果不僅差點被打敗,還讓唐賽兒等一眾首領逃跑了。

朱棣身為造反起家奪天下的皇帝,居然被一個女人率領的反叛軍給打了臉,心裡別有多恨!

他不僅把這次派去鎮壓的官員全部下獄,還把鬧造反的地方所有的布政使、參議、按察使、按察副使、僉事、郡縣官吏,統統以「縱賊為亂不言」的罪名處死。

事後還兩次下令逮捕京師、山東境內的女尼和女道士,后又逮捕全國數萬名女尼和女道士,押解京師審查。

但是白蓮教起義,就像是韭菜,割了一撥,又有一撥。

永樂、正統、成化、弘治、正德、嘉靖年間都有白蓮教聚眾作亂,地點從湖北、江西到四川、山西、山東乃至於京都順天府都難以倖免。

在嘉靖年間,還發生了著名的李福達案、朱充灼之亂。

這些都和白蓮教有著直接關係。

明朝中後期,白蓮教甚至和蒙古勢力互相勾結。

他們很會利用輿論和民心。

在元朝,他們打著趕走蒙古人的旗號壯大隊伍;

到了明朝,他們又打著「反明復元」的口號壯大隊伍。

而蘇超知道,到了後面的大清朝,他們又打著「反清復明」的口號壯大隊伍。

反正這些白蓮教的人宗旨就是,不管是誰,只要你心裡有不爽,就來跟著我干,咱們一起創造屬於自己的新時代!

正因為對白蓮教十分的熟悉,蘇超才會更是驚訝,因為這個白蓮教的教徒居然跑到京城裡來了,難道他們不應該在鄉下密謀造反嗎?

程瘋子笑道:「沒錯,就是白蓮教,這白蓮教的人向來都跟百足之蟲一樣死而不僵。

就算是殺得再多,用不了多久他們就又冒出來了。」

。寸草不生的荒蕪世界中,順子拄著木棍,目光獃滯的重複著邁步的動作。

順子順着來時的路,身心疲憊的朝着反方向走。

這是順子進入迷宮的第二天,也是他在荒野上行走的第二十五個小時。

身體上的疲累和肚子的飢餓感倒還是小事,渴,已經成了順子有生以來最大的痛苦。

和熊洛克訓練的時候,是以「天」為單位,捱過去就好了。

可是現在,看不到任何的生物,更沒有水源的存在。

一直都站在天平的幸運一端的順子,第一次感受到了人生走「背」字……

《時間停止后》第七十九章墳,墳,墳 這時胡慧怯生生地說。

「我好了,你進來吧!」

這下他們兩個看我的目光更不對勁了!我還能怎麼辦?只能有苦往自己肚子里咽!

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我趕緊打開門進去看胡琪琪。

她還在發燒,雙眼緊閉著。

我把整個房間都找了一遍,床底也沒有放過,可不見任何邪魅的蹤影。

這又是怎麼回事?我眉頭緊緊皺了起來,表情也十分的微妙。

此刻眾人都不明所以地看著我,還是蘇白玉開口問道。

「你發現什麼了?」

我這才抬起頭來,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

「剛剛我在我房間的角落裡發現了那個斷頭人。」

蘇白玉和卞夢家當下臉色都有了變化,我沒必要說謊,可如果真是我說的那樣,為什麼鈴鐺沒有響?

這一點我也很茫然,我緩了口氣,繼續往下說。

「之後我解決了它,病就好了。我想它能進我的房間,自然也可能來找胡琪琪,所以來看看有沒有什麼危險。」

胡慧聽了也很害怕,渾身顫抖著。

「那,那我們的房間有沒有那個東西?」

我搖了搖頭,心情還有些失望。

「沒有。」

如果殺了那個斷頭人發燒就會好的話,我寧願她們姐妹倆的屋子裡也有一個。

但現在看來,胡琪琪的發燒真的和斷頭人沒什麼關係。